南太平洋 图 /Mariamichelle/Pixabay

Finding the End of the World

15世纪时,海洋为人类文明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葡萄牙和西班牙,这两个欧洲大陆最西端的国家最先把目光投向茫茫大海,相信未知的大洋彼岸将是一片机会与黄金的沃土。它们的港口已经悬悬而望,船只也整装待发。满怀憧憬的水手们兴致勃勃地乘风起航了,一个崭新时代也随同他们高昂的风帆而到来。

大石角 图 /Olga1969/Wikimedia Commons

大石角(Cabo da Roca)

“这里是欧洲的‘天涯海角’,是远航的水手们对陆地的最后记忆。”纪录片《大国崛起》这样描述大石角,这个葡萄牙的西窗、亚欧大陆的尽头。15世纪时,雄心壮志的葡萄牙王子恩里克(Infante D. Henrique)来到这个风急浪高的滨海峭壁,望着眼前翻腾不息的蔚蓝,心潮澎湃。1434年,他派希尔•埃亚内斯(Gil Eanes)从这里出发,第一次穿过了被称为“死亡之角”的博哈多尔角(Cape Bojador)。当时,这块海域在地图上被画上了魔鬼的手。今天的大石角已经成为了一个知名旅游景点。你可以找到一座铭刻着“陆止于此、海始于斯”的纪念碑,还可以获得一张标有经纬度的证书。

发现者纪念碑 图 /flavouz/Foter/CC-BY

里斯本港(Port of Lisbon)

里斯本港是所有惊心动魄的故事的开头,是15至17世纪的波澜壮阔的大航海时代的起点。1487年,迪亚士率领3艘船只从里斯本出发寻找非洲大陆的最南端,在暴风骤雨中看到了“好望角”。达•伽马紧随其后,在几年后开拓了从海路抵达印度的新航道。自那以后,装满了香料的帆船便在此络绎不绝。今天的里斯本深深以这些英雄人物为傲。走在这座港口城市,随处都可窥见到它灿烂的航海文化。特茹河(Tejo)的北岸矗立着象征航海家们起点的贝伦塔(Belém Tower),旁边不远处就是刻满了葡萄牙民族英雄的发现者纪念碑,这里的海事博物馆还讲述着关于航海的各种故事。

巴罗斯港帆船的复制品 图 /Luis Rogelio HM/Wikimedia Commons/CC-BY-SA-2.0

巴罗斯港(Palos de la Frontera)

当得知葡萄牙打通了通往印度的新航道后,西班牙便谋划着从西边开辟出另一条香料之路。1492年,深受《马可•波罗游记》影响的哥伦布携带着献给中国皇帝的国书,从西班牙西南部的巴罗斯港出发,驶向其他航海家从未敢涉足的大西洋西岸。在此之前,人们认为船到此处就会掉下去。在七十昼夜的艰苦航行后,哥伦布没有如期到达亚洲,却意外发现了美洲新大陆。今天在巴罗斯港仍能找到这一壮举的种种存迹,如哥伦布当初使所使用的帆船的复制品、水手们临行前祈祷的教堂、为3艘帆船供水的水池以及另两艘船的船长——Pinzón兄弟的旧居。

塞维利亚港 图 /JaimePF55/Pixabay

塞维利亚港(Port of Seville)

塞维利亚是弗拉明戈舞的发源地,是出产tapas的美食之都。这里拥有雄伟壮丽的塞维利亚王宫和主教座堂,还是歌剧《唐璜》和《费加罗的婚礼》的灵感源泉。500年前,这里还是人类首次环球航行的起点。当时,野心勃勃的麦哲伦来到塞维利亚,向这里的司令表示自己环球航行的心意时,司令不仅答应了他的请求,还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这场历经2年的航行永远地结束了地方与地圆的争论。今天在塞利维亚,人们可以在La Torre del Oro海事博物馆了解这一史诗般的壮举,还可以参观13世纪就存在的欧洲最古老的造船厂。而今天作为政府所在的圣特尔莫宫(Palacio de San Telmo)正是17世纪时的航海大学。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