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特卫普全景 图/pigprox/Getty Images Plus

Finding Old Masters in Flanders

你知道早期尼德兰画派吗?当意大利绘画掀起那场名为文艺复兴的巨变时,比利时北部的弗兰德(Flanders)也迎来了北方文艺复兴之光。从板面油画、多联画,到雕像、壁毯、泥金和彩色玻璃,从根特的扬•凡•艾克(Jan van Eyck)、安特卫普的鲁本斯到布鲁日的汉斯•梅姆林(Hans Memling),整个弗兰德进入了一段艺术的黄金时期。就让《hi欧洲》带你一起盘点弗兰德那些旷世之作吧。

扬·凡·艾克,《根特祭坛画》内面,1432年

根特的神秘羔羊

你也许不会想到,在小桥流水的中世纪老城根特,竟然藏着被誉为尼德兰绘画巅峰之作的根特祭坛画。走进圣巴夫主教座堂(Sint Baafskathedraal)的大门,在左边的侧殿里便是这件作品。尼德兰的代表画师休伯特•凡•艾克授命开始创作这件祭坛画,未及完成便不幸离世。他的弟弟扬•凡•艾克于是继承遗志,完成了这件多翼式开闭形祭坛组画。该画有3折,上下分层,内外共24面画,构成折叠式画障。圣人、天使、殉教者、先知,所有的宗教元素都生动地记录在画的“天堂与大地”之上。特别是主图羔羊崇拜里各国来朝的画面,凡•艾克细密的笔触着实让人叹服。

老彼得·勃鲁盖尔,《疯狂梅格》,约1562年

安特卫普的疯狂梅格

“她能在地狱门前肆掠,归来依旧毫发无伤。”这句弗兰德民谚被老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 de Oude)的画《疯狂的梅格》(Mad Meg)如实地呈现。画中的她身披铠甲,挥舞长剑,身后带着终极武器煎锅。这样一个跋扈专横、喜欢谩骂的悍妇形象,带领着一群姐妹在地狱入口折磨魔鬼的走狗们。戴着帽子的鹅肝、蟋蟀、蟾蜍、长着手臂和腿的人头和长角的恶魔,他们都在这场烈火的屠戮中惶惶不安。该画藏于安特卫普的梅耶博物馆(Museum Mayer van den Bergh),是老彼得最神奇的画作中藏在弗兰德的唯一一幅。

米开朗基罗,《布鲁日圣母像》,1504年

布鲁日的圣母像

彩色玻璃、勃艮第公爵墓,以及世界第二高的砖砌塔楼,它们都不是布鲁日圣母教堂最夺目的地方。大礼拜堂祭坛上的圣母像才是布鲁日最引以为傲的艺术珍品。当北方文艺复兴正一派盛象,这尊南方大师米开朗基罗的作品被摆进了圣母教堂,对弗兰德的艺术世界无疑是一场冲击。这尊圣母柔和而高贵,她并没有将圣子抱在怀内,而是牵着学步的圣子之手。她的面容是那样忧伤,仿佛已经预知圣子的命运。因为这个原因,布鲁日圣母也时常被拿来与藏于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的《圣殇》雕像作对比。

鲁本斯,《上十字架》,1611年

安特卫普的耶稣图

被鲁本斯迷们奉为圣地的当然是弗兰德的首都安特卫普了。要欣赏鲁本斯的名画,便要到圣母主教座堂里来。在这座荷兰语世界最大的哥特建筑里,藏有多幅鲁本斯的真迹,包括祭坛画《圣母升天》、三联画《上十字架》、《钉十字架》等。有趣的是,这些画多创作于鲁本斯从意大利归来之后,是尼德兰绘画与南方文艺复兴碰撞的结果。鲁本斯故居博物馆(Rubenshuis)也是一处值得拜访的地方。这座意大利风格的别墅从门廊、庭院到巴洛克花园都由鲁本斯本人设计完成,里面藏有他为数不多的早期画作。

点击查看更多关于比利时的文章。

版权声明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