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瞰博洛尼亚城

Bologna, Ahead of Time

博洛尼亚(Bologna)因为它的美食和博洛尼亚肉酱面而闻名。当你拜访这座城市时,你将行走在意大利保存最完好的历史中心之一。中世纪的塔楼、气势磅礴的教堂和长长的门廊使博洛尼亚成为了仅此于威尼斯的第二美丽的城市,但它比威尼斯更加悠然自得,城市也不显得那么拥挤。

博洛尼亚的建筑因红土、焦橙和暖黄色的色系而闻名,因此得名“红色的博洛尼亚”(Bologna la rossa)。由于这个原因,这次的导游埃琳娜•博内西(Elena Bonesi)带我们探访的并非是博洛尼亚的美食,而是关于博洛尼亚人的生活:勤恳、好学、上进,同时又富有神秘感。

博洛尼亚人的神秘声誉可以追溯到12世纪。当时,这座城市设法从附近的河流调水引流,期望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开凿运河和地下管道。它邀请了来自托斯卡纳的人来这里居住,因为这些移民知道如何纺织丝绸。他们发明了用流水驱动的纺纱机,而这些纺纱机,都藏在他们的房子下面。

当这些丝绸被纺织好后,纳维勒运河(Navile Canal)上的一个港口就把货物和旅客带到波河(Po River)和威尼斯,在那里,丝绸被售卖掉,然后被制成享有盛誉的贵族们的长袍。异乡人,或者说那些不是来自博洛尼亚的人常常心存好奇,他们不知道这座城市是如何变得如此富裕的。但博洛尼亚守口如瓶——谈论丝绸的生产将被处以死刑的惩罚。

丝绸工业最终崩溃了——有人说,因为这样封闭的环境无益于商业的发展——但时至今日,博洛尼亚人仍是痴迷于机器的工业民族。尤其是那些体现速度的产品,比如杜卡迪(Ducati)摩托车和兰博基尼跑车,它们都生产于博洛尼亚的市郊。

墙边的细语

博洛尼亚人有他们自己的交流方式。早在中世纪,波德斯塔宫(Palazzo del Podesta)的拱顶下就建起了一堵耳语墙。在这里,亵渎者被放在颈手枷上并悬挂在拱门下——他们尤其挑选那些集市上有许多人观看的日子。但是人们也可以安心地在耳语墙边向他们的牧师忏悔。“去那站站吧,” 博内西背对着墙,指着一个角落对我们说。我能清楚地听到她的声音,仿佛她就站在我身边,但这声音中包含了一种奇怪的、遥远的回声。

博洛尼亚是一个富足的城市,这里的人民不容易管理。尽管博洛尼亚为自治斗争了几个世纪,但它始终被皇帝、国王和教会所统治。由于意大利统治者喜欢通过向人们展示雕像来和人民交流,因此,著名的佛兰德雕塑家吉安博洛尼亚(Giambologna)于1564年受教宗委托,建造了一座海神尼普顿喷泉(Neptune's Fountain),作为教会政治权力的象征。正如尼普顿是海洋的主宰一样,教皇也是世界的主宰。为了给喷泉腾出建造的空间,许多建筑被拆除了。喷泉中的尼普顿被刻画成一个强壮的男人,矗立在世界四大河流的顶端,这些河流流入了象征着四大洲的四座美人鱼。尼普顿伸出低垂的手,摆出一种高贵的姿态,平静地控制着海水。

博洛尼亚人热爱他们自己的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Gregory XIII),他创造了我们今天仍沿用的历法。他的青铜雕像骄傲地矗立在达古修宫(Palazzo d'Accursio)的正面,但雕像却穿着主教的服装。1796年拿破仑军队到达后,博洛尼亚市民担心它会被摧毁。于是,他们做了一顶主教冠和一根主教杖,把雕像打扮起来,假装是博洛尼亚的守护神圣罗尼乌斯(Saint Petronius)。这招奏效了,雕像保存了下来。今天拐杖不复存在,教皇的皇冠得以恢复,但是宣称这是圣罗尼乌斯的标志仍然在那里。

藏在塔楼里面

除了秘密地点,博洛尼亚还需要藏身之处。“中世纪的生活有时相当暴力。不仅可能遭受到外部的侵袭,而且城市内部经常发生战斗,”博内西说道。所以富人建造了塔楼来躲避危险。今天,在12和13世纪建造的180座防御塔中,仅有20座塔楼留存了下来,但是你随处可见这种简单的褐色砖建筑。博内西说:“这些塔最初是作为一种安全措施建造的,但很快就演变成谁能建造最高建筑的竞赛。”很明显,这种“竞赛”蕴藏着危险,当我们看到中央的阿西内利(Asinelli)和加里森达(Garisenda)塔楼时,这种感觉尤其强烈——这两座高塔倾斜的塔身,现在已成为这座城市的一个标志性象征。

当全城的高塔开始倒塌时,当局禁止再修建任何高度超过60米的建筑。只有阿西内利塔除外,直到今天,这座塔仍然屹立不倒。攀登它是了不起的壮举。由于当地人认为,如果你在大学毕业前爬上这座塔,你就拿不到学位,所以这里仅有一列冗长的疲惫不堪的队伍,游客们脚踏着古老的木头制成的台阶,从一个平台爬到另一个平台。在塔的顶部,我们俯瞰到成片的红色屋顶、熙熙攘攘的街道、方形的罗马建筑——这里的景色壮丽无比。

拯救大学

不去博洛尼亚大学参观,博洛尼亚之行就不是完整的。这座大学始建于1088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持续经营的大学,但丁、薄伽丘和彼特拉克(Petrarca)都曾在这里求学。来到这里,如同进入了一个迥然不同的世界,拱形的走廊上装饰着那些付钱以在天花板上留名的学生的名字。学校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进步之地,早在其他学校之前,它就已经允许犹太学生和女学生在此学习。

由于这所大学最初是由重要的注释法学派人员主持的中世纪罗马法研究中心,因此法律系学生是这里最受尊敬的一群人。他们有自己的楼梯,并且使用了这里大部分的房间。但更声名远扬的是这里的医生,也许因为他们的故事更为骇人听闻。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和学生参观阿奇吉纳西欧解剖教室(Anatomical Theatre of the Archiginnasio)。在这个建于1636年至1638年之间的解剖室里,学生们坐在木凳上学习人体解剖学。天花板中间是医药之神阿波罗的雕像,周围是木雕的星座象征形象。这里之所以展示着星座,是因为学者们相信星星会影响人的身体。

博内西指着房间里最高的一张桌子,桌子两边各有两个用于学习的无皮人体雕像,“这就是教授坐的地方。上课的时候他不用站起来,而是用一根长棍子指着那具身体。一个助手进行真正的解剖。”解剖只在冬季一节很长的课上进行,学生们在解剖完成之前不许离开房间。“这可能长达24小时,” 博内西说道。有了这么多可怕的课程,难怪这些可怖的故事层出不穷。博洛尼亚大学物理学教授、研究员乔瓦尼•阿尔迪尼(Giovanni Aldini)试图用电使人恢复生命。通过将电极连接到身体的各个部位,他能够让尸体抬起胳膊和腿、张开嘴和眼睛,以及如同深呼吸一样移动他们的胸腔。相传,他在伦敦做了一个这样的实验,这启发玛丽•雪莉写出了《弗兰肯斯坦》一书,书中,她通过电流让一个人死而复生,从而创作出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物。

1944年1月29日,一场大规模的空中轰炸摧毁了这座历史名城中心的一个重要部分,造成大约200人死亡。学校的长椅和部分走廊被毁,但奇怪的是雕像却幸存了下来。它们被放置在一起。剧院也重建了,博洛尼亚人松了一口气。博内西带我到隔壁房间,一扇小门向我们展示了过去的教室。这里保存着公共图书馆最古老的书籍和手稿。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东西完好无损,即使炸弹正好落在大厅的另一边。“图书馆馆长当时正在设法保存这些书。据说在空袭的那天晚上,他把最值钱的东西放在自行车后座上。但是这里有这么多的书,你要怎么挑选呢?幸运的是,那些留下的书也在战争中保存了下来。”

等待阳光

在那场期望建造世界上最大教堂的战役中,博洛尼亚人没有获胜。我们在主广场最后参观的圣彼得罗尼奥大教堂(San Petronio Basilica)建于1390年至1663年之间,但仍未完工。这座教堂曾经计划建成一个巨型十字架的形状,但它的两翼从未被建造起来,教堂的正立面也未见雕像。

当时,建造教堂的工程已经在顺利进行,但16世纪在位的教皇庇护四世(Pope Pius IV)对博洛尼亚人的所作所为感到震惊。他认为,任何教堂都不应该比罗马的圣彼得大教堂(St. Peter 's Basilica)大。为了确保这一点,他下令在教堂旁边建造大学建筑,有效地阻止了教堂未来的扩建。

博洛尼亚人的确建造了世界上最长的日晷。它由屋顶上的一个洞和地板上的一条长线组成,它不仅能够标识出正午,而且也能标识出相应的月份和日期。因为太阳在一年中所处的高度不同,所以从洞口射出的光圈沿着这条线以不同的尺寸出现,在夏天,阳光几乎直接低于天花板上的洞,而冬天,光圈则接近教堂的前墙。

这是早期学者的惊人成就。长达67米的经线比当时用望远镜测量要精确得多。1655年设计日晷的吉安•多梅尼科•卡西尼(Gian Domenico Cassini)也因此确认,有必要像公历中提议的那样,忽略1700年的闰年。伽利略早三十年提出的地球绕太阳旋转而不是太阳绕地球旋转的观点也得到了证实。多年后,它也证实了德国天文学家约翰尼斯•开普勒关于椭圆轨道行星速度的第二定律。

因为已经时至中午,又值冬季,我们走向教堂的墙壁,看到一束乳白色的光穿过了这条经线。只有在冬天,太阳才会在中午照到正确的地方。在夏天,时间要晚一个小时,因为在现代欧洲,时间与太阳是不一致的。“在夏天,我们经常看到失望的游客认为日晷坏了。但事实上,是他们等得太早了,” 博内西说道。

但也许这就是博洛尼亚——一个人们总是走在时间之间的地方。

博洛尼亚美食: 对意式面食的爱

旅游攻略: 博洛尼亚的7个秘密

更多文章: 走进汽车之家

版权声明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