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Tale City of Crossroads

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以其可爱的德国风格房屋和拥有欧洲最古老的圣诞市场之一而闻名,但它真正想展示的是它作为和谐欧洲的首都的一面。

这座位于罗马人和日耳曼人世界边界的城市拥有2000年的历史,展现着它所有的元素:动荡的历史使居民清楚地知道和平的重要,在伟大的莱茵河上具有中心地位,这里的食物、语言和文化既不法国也不德国,还有一个在新教和天主教之间转换信仰的重要的大教堂。

它的结果是造就了一座童话般的地方,这里有着从中世纪、文艺复兴、浪漫主义到18世纪及世纪之交的建筑遗产。198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这座城市的整个历史中心列为世界文化遗产,2017年,这一区域延伸至了德国帝国区。

小法国里的花朵 图/CroisiEurope

一个美丽的小法国

夏天,斯特拉斯堡老城区的街道上挤满了游客。这时还不是旅游旺季,因为大多数游客会选择在冬季初涌向这个老城,前往那里著名的圣诞市场。古老的城区里有着半木结构的房屋,它们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属于制革工人和磨坊主,现在狭窄的街道和小巷组成了迷宫,吸引着你随时拍照。这里是游客们吃德国酸菜(Sauerkraut)和香肠的一处佳地,也是在大树的树荫下喝一杯,享受鲜花点缀的受欢迎之地。

城市向导Regine Baumgartner告诉我,在过去,这里是这座城市最贫穷、污染最严重的地区,制革工人会在屋顶上将皮革晒干。当染上性病的法国士兵被送到这里居住时,一家医院照顾这些患了所谓“法国病”的士兵,于是这个区域被称为“小法国”。制革工人最终离开了这里,定居在乡下,在那里他们的手艺慢慢遗失了。

约翰•古登堡的雕像 图/Christophe Hamm/OT Strasbourg

斯特拉斯堡在莱茵河的位置使它变得富庶,伴随着金钱而来的是启蒙运动。我们经过斯特拉斯堡的约翰•古登堡(Johann Gutenberg)雕像,他是这座城市最受欢迎的市民之一,是活字印刷术的发明者。他于1434年到1444年住在这里。在那之前,读书和写书是一群挑选出来的僧侣们的工作,他们用手抄写《圣经》。印刷术让更多的人能够接触到印刷书籍,于是思想也可以交流。世界上第一份报纸就是在斯特拉斯堡印刷的,这座城市也开始吸引知识分子和艺术家。

天文钟 图/CroisiEurope

宏伟精致的大教堂

其中一些知识分子开始改革教会,斯特拉斯堡成为了马丁•路德改革的主要舞台,这导致了新教徒和天主教徒间一场持续了几个世纪的动乱。斯特拉斯堡于1532年正式确立信奉新教,这座大教堂以及斯特拉斯堡的其他教堂都被视为新教信仰的圣地。Baumgartner向我展示了一只小狗的装饰,象征着多米尼派僧侣马丁•路德的修道会。

无论昼夜,这座曾被作家维克多•雨果称为“宏伟和精致事物的奇观”的大教堂都是这座城市的中心。这座宏伟的红砂岩建筑曾是19世纪前基督教国家最高的建筑。它的哥特式立面是如此华丽,看起来就像蕾丝花边框将美轮美奂的玫瑰花窗镶嵌其中。在教堂里,我们欣赏着1574年完工的著名天文钟——这是瑞士钟表制造商在人们对科学越来越感兴趣的时候创造的工艺奇迹。每天中午12点30分整,一列雕刻的信徒就在耶稣面前游行。在那下面,代表人类四个阶段的人物经过一个骨瘦如柴、几乎没有穿衣服的死神。这里还有一个万年历,一个显示着日月的真实位置以及日食和月食的装置。

罗昂宫 图/ Philippe de Rexel/OT Strasbourg

一座法国宫殿和一座德国新城

欧洲两个最强大的国家为斯特拉斯堡争斗了几个世纪,我在壮观的历史博物馆了解到它对这座城市的影响。这座中世纪的城镇最初是德国罗马帝国的一座帝国自由城市(Free Imperial City),基本上自行管理,但随着路易十四(Louis XIV)军队的入侵,它变成了法国的领土。太阳王意识到了斯特拉斯堡的战略重要性,于是把它建成了一座驻防城镇。随着军队的到来,法国贵族和富有的资产阶级建造了奢华的豪宅。罗昂宫(Rohan Palace)是斯特拉斯堡对凡尔赛宫的回应,它现在变成了三座博物馆,展示着法国人生活的艺术。

法国和德国知识传统的交融也促生了一所大学。尽管斯特拉斯堡现在是法国的,但在整个18世纪,它仍然与讲德语的知识分子保持着联系,大学吸引了包括歌德在内的许多德国学生,莫扎特也曾来这里举办音乐会。

德国新城 图/Sebastien Hanssens/OT Strasbourg

1871年,当德国从拿破仑三世手中赢得法德战争的胜利时,斯特拉斯堡发现自己是德皇威廉(Kaiser Wilhelm)统治下的普鲁士帝国的一部分。新皇帝不仅派兵驻守这里,他还想让这座莱茵河上的城市成为展示新德国的窗口。因此,在老城的城墙外,一座崭新的城市建成了。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斯特拉斯堡的面积和居民数量翻了三倍。这里后来被称作新城(Neustadt),Baumgartner建议我去看看。我穿过一座桥,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这里有夸张的七层楼高的建筑、宽阔的道路和林荫大道,五个世纪的欧洲建筑在这里融合着,此外还有新埃及、新希腊、新巴比伦和新艺术风格。如今,这座新城市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遗产。

廊桥 图/OT Strasbourg

光洁的欧洲玻璃

当德国第二次接管斯特拉斯堡时,当地的居民受到了最大的创伤。许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逃离战场的人回到这座城市,发现它已经在纳粹手中。这一次,德国的统治意味着采取严厉的措施使人们“德国化”。法语被禁止使用,法语名被改成了德语名,公务员们通过学习成为优秀的德国公民。但是纳粹仍然不相信这个地区的人民,所以纳粹指挥部把这些年轻人派到了俄罗斯前线,很少有人从那里回来。

因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成立的欧洲理事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斯特拉斯堡举行就不足为奇了。会议持续了将近一个月,新成员们就如何调和和重建一个仍然受到战争影响并且已经面临新的东西方分歧的陆地进行了辩论,并朝着最终成为欧盟的方向迈出了第一步。

夜晚的大教堂 图/Paul Prim/OT Strasbourg

这座属于欧盟的有着光洁玻璃的建筑是运河游船之旅的一部分。在看到制革厂的房子和新城的德国建筑后,玻璃结构的建筑从水面上浮现出来,令人印象深刻。欧洲议会大厦(European Parliament)的所在地有一座塔,设计成看起来好像还没有完工的样子。毕竟,联盟将永远是一项进行中的工作。

到了晚上,教堂的塔尖内外灯火通明,教堂显得更加雄伟壮观。数百人聚集在教堂广场观看街头戏剧。当太多的人站在后面时,人群决定坐下,这样每个人都能够欣赏到表演。前排拒绝坐下的观众用不同的语调和语言交谈着。最后,我们都欣赏了一场表演,表演中两个人一边跳着探戈舞,一边在教堂的墙壁边扔掷和喷射着火焰。这是斯特拉斯堡最好的一面,兼容并蓄、富有情调,一个不同寻常的童话。

你想拜访斯特拉斯堡吗?请查看 斯特拉斯堡攻略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