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习惯用影音和照片记录对于一代音乐人的热爱和怀恋,而一个城市对于出生在它的土地上的伟大的音乐家们,也有着独特的铭记方式。请跟随我们的脚步,从英国的利物浦,到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再到爱尔兰的都柏林……去看看这些城市的丰沃土壤里曾培育出何种曼妙的音乐旋律?又有哪些伟大的音乐家们曾在这些城市演奏出震撼世界的乐曲?一个城市,一场音乐之梦,时光倒流,让我们回到这些城市的音乐迷梦里,播放一曲披头士的《Yesterday》,ABBA的《Dancing Queen》,U2的《Sunday Bloody Sunday》,比约克的《Birthday》,或是迪丝•琵雅芙的《玫瑰人生》,与君共享!

昨日记忆犹新 - 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

1968年的一个暖暖和风午后,温柔的麦卡特尼叔叔前来拜访好友列侬的小儿子朱莉安(Julian),为了安抚和鼓励这个未谙世事的小男孩,麦卡特尼在驾车回家的路上,写下了一首旋律优美的歌曲 -《Hey,Jude》。这首歌像是淋着名为爱的雨滴破土而出的新芽,以宽容和温和为土壤,陪伴着风头正盛的英国摇滚乐队The Beatles(披头士乐队/甲壳虫乐队),滋润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英国城市利物浦。这枚新芽的藤蔓一直蔓延到伦敦,到纽约,到全世界。时代赋予了这首歌越来越深厚的含义,最终浇灌了捷克的布拉格之春,温热了东欧人们的民主变革之心。披头士乐队也成为那个时代流行乐坛无人能比的王者。

图/Anders Ljungberg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这四个欢快、幽默、俏皮的年轻人顶着蘑菇头的形象在英国利物浦横空出世。他们创作的噪音爵士乐革新了流行音乐的风格和姿态,并为一批如潮水般涌入英国的乐队打开了摇滚的大门,引领了轰轰烈烈的,被美国称为“英国入侵(British Invasion)”的音乐文化入侵浪潮,从根本上冲击了美国音乐的基础,彻底埋葬了“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Elvis Presley)的王朝。从成立到解散,披头士乐队仅仅用了十年的时间,犹如昙花一现却愈久弥香。作为一群音乐文化的革命者,他们的文化影响力早已超过了其音乐本身。

美丽的港口城市利物浦是披头士的故乡,也是英国流行音乐的沃土。时光荏苒的五十年间,披头士乐队已成为利物浦的城市名片和骄傲。为了纪念这支伟大的乐队,政府专门建造了一个博物馆 - 披头士博物馆(The Beatles Story ),记录披头士乐队每个年代的故事,甚至包括乐队解散后成员们各自的生活。初到利物浦,即刻就能感受到“披头士之狂热”的余温:机场以披头士最具影响力的成员命名为利物浦约翰•列侬机场,标志是列侬的头像,雕像上镌刻着:

“Above Us Only Sky(我们的头顶只有天空)” - 这句话来自约翰•列侬最经典的歌之一《Imagine》。

斯德哥尔摩绚烂多彩的音乐记忆 - 阿巴乐团(ABBA)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当东方还沉浸在大上海舞厅里,老式留声机传来的邓丽君温柔婉转的歌声中时,西方舞厅里的人们正跟随者《舞蹈皇后》的动感旋律狂热地跳着迪斯科。这首来自瑞典流行天团 - 阿巴组合(ABBA)的歌曲在二十世界七十年代于欧洲大陆、澳洲和美国迅速蹿红,达到1976年美国单曲榜的第一名。

图/ Ola Lager

阿巴乐队成立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成员是两男两女,四人在事业达到顶峰时分别喜结连理,在事业下滑时却劳燕分飞,是流行音乐史上颇具戏剧性的夫妻组合。1974年,他们创作的《滑铁卢》荣登欧洲电视歌曲大赛榜首,这支具有强烈风格的华丽流行音乐成为不可超越的经典。阿巴乐团也从此声名鹊起,一度成为欧洲流行文化的代言人。在接下来的1975年,阿巴在流行乐之路上开始腾飞,进入了事业的巅峰时刻。

如今,阿巴乐团的荣耀与光环已从他们的故乡斯德哥尔摩消散,这座被称为“北方威尼斯”的美丽古城却以一种特别的方式纪念这支曾风靡一时的天团。以众多阿巴乐队歌曲为背景的经典音乐剧《妈妈咪呀》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风靡全球,最终回到阿巴的故乡。围绕《妈妈咪呀》的音乐、电影,还有在2014年开放的阿巴博物馆,都是斯德哥尔摩缅怀阿巴乐团的方式,阿巴成员之一比约(Bjorn)今年四月还告诉媒体,他计划在斯德哥尔摩开设一家集餐饮娱乐音乐电影于一身的妈妈咪呀主题餐厅。

轻快的节奏,欢悦的歌声,艳丽的喇叭裤,以及缀于其上的闪亮珠片,如今都已褪去光华。阿巴乐队早已淡出人们的记忆,年轻人甚至对他们一无所知。然而他们的故乡斯德哥尔摩,依旧铭记他们当年的风采,并以独特的方式将他们永远留在岁月中熠熠生辉。

图/ scanrail

U2的救世摇滚

双眼极其畏光,所以总带着一副深黑墨镜,却成为最鲜明的个人特色, 吉他弹得很差,无法专司吉他手一职,而表演时夸张的肢体动作,极富渲染力的嗓音,这些都是Bono被选为U2主唱的原因,如今证明这是个明确的决定。1976年,年仅14岁正就读於都柏林教堂山高中的鼓手Larry Mullen ,在学校的告示板张贴了一张新乐团招募团员的告示“Drummer seeks musicians to form band“(鼓手正徵询乐手的加入组成乐队);随即招来的团员主唱Bono,吉他手The Edge,鼓手Larry Mullen,贝斯手Adam Clayton,就在Larry 家中的厨房集合,U2就此成立。

图/ U2 在都柏林的《The Little Museum of Dublin 》现在正展出《U2:Made In Dublin》乐团回顾展,这个展览可说是U2根源之路,博物馆馆长Trevor White说:”我们感到U2在他们的家乡没有得到够多的支持,因为这个特展我们终於可以很骄傲的庆祝,这个爱尔兰最伟大的摇滚乐团在都柏林的博物馆”。

U2最初受到英国庞克乐的影响,但却并未就此走上庞克摇滚,而是一股脑儿的持续创作找寻风格,英国音乐报《NME》形容Bono歌声为“野孩子”般粗旷但热血。80年代陆续推出的《Boy》,《October》,《War》等专辑在英国受到极大的肯定,进而打开了美国本土市场,在大西洋两岸都大受欢迎。《The Joshua Tree》这张专辑更打破英国的销售纪录,发行不到两天就成为白金唱片,并同登英美两国排行榜冠军;《The Joshua Tree》拥有超过一千万张的销售成绩,为摇滚乐史上最杰出的专辑之一。

《Sunday Bloody Sunday》一曲是U2对 1972 年爱尔兰发生的「血腥星期日」事件的谴责,这是U2 用音乐影响世界的起点;而只有在生活挣扎的人写的情歌最动听,只有最纷乱的年代才能唱出对家国的情感,《With or Without You》Bono藉着对恋人爱恨纠结的歌词,隐喻自己对英国和爱尔兰的复杂情绪。 1949年独立脱离英国统治的爱尔兰,因宗教和政治问题和英国血腥冲突不断,爱尔兰以诗歌疗愈家国之伤和Mercy(慈悲)的民族性,都反映在U2作品上,对U2来说爱尔兰是他们的灵感,但却不止步于此,后期的作品更扩展到社会公平和人权的关怀 ,2013为电影《曼德拉:漫漫自由路》写了首《Ordinary Love》表达对世界的关怀。

直到今日,U2在世界人道关怀尽心尽力,成为爱尔兰重要的国家象徵之一。2010年英国首相卡梅伦在议会正式向40年前“血色星期天”北爱尔兰受害家属道歉,U2誓以摇滚拯救世界的理想,美梦终得成真。

比约克: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音乐

比约克空灵的音乐完美得令人联想到她的故乡和现在她所居住的城市: 雷克雅未克。这里是著名实验性歌手比约克Björk Guðmundsdóttir成长之地,她在这开始了6年的音乐学校教育并发行了第一张专辑收录由比约克重新翻唱经典冰岛的歌曲,当时她只有十二岁,她还毛遂自荐的到城里唯一一家独立唱片店工作,在这里让年仅15岁的她摸索庞克音乐,并成立了实验性后庞克乐团Sugarcubes(方糖),首张单曲《生日》就是首英文歌曲,一推出就轰动国际。谁能料到他们只是个在冰岛小俱乐部里表演的年轻乐团,在这个大夥都互相认识的首都,仅仅32万5千人的国度,而下一站他们便要到美国巡回演唱。

图/ EdStock

乐评们总是大力赞许比约克的音乐,赞许她用创新的方法唱歌和作曲,包括率先使用电子节拍和拍摄前卫的音乐录影带,更惊喜她奇幻曼妙的歌声,描述她是“在其时代最具重要性和前瞻性的音乐家 ”比约克目前全球总销售量声称有2000到4000万张。

除了她奇幻的音乐,比约克还被众所皆知的是她惊人的表演。例如在2004年雅典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她唱了首“Oceania”,观众只见比约克洋装的裙摆缓缓撑开并越过每位奥运选手,最后完全摊开展示了一个900平方米的世界地图。 同样知名的是她在2001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穿的天鹅装,并在红毯上上演“鸵鸟下蛋 ”的戏码。今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将特别展出这位歌手经典的音乐和服装。

比约克的家虽然不是游客可参观之处,却是自行车游览雷克雅未克的一部份。在这美丽,頗具风格的繁华小城市,满布鹅卵石的街道,地下咖啡厅,人们打扮成像鲸鱼的尾巴并发送着小册子对路人说:“ 见见我们,但不要吃我们 ”任何在雷克雅未克的一切,都是稀奇古怪又可爱的,舒适和安全的是许多游客共同的评价。这也难怪雷克雅未克迅速成为一个受欢迎的欧洲新景点。 真正比约克迷也可造访“冰岛国家博物馆”: 展示比约克1977年的第一张专辑,以及一个可追朔到16世纪,用椰子壳做的圣杯(在那个时代的冰岛,这是一个非常稀有和贵重的宝物)。

图/ StrahilDimitrov

伊迪丝•琵雅芙:法国悲剧女伶

伊迪丝•琵雅芙她神奇的嗓音和存在,无疑是法国最伟大的“礼物”,几乎没有人未听过和爱上她的歌曲像是: 《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和 “Non, je ne regrette rien,”在今年,她的百年冥诞后,她甚至比以往更受欢迎。 除了她原始美丽声音,琵雅芙她的悲剧人生也闻名于世。她的母亲是位流浪歌手,她的父亲是位柔软体操表演者,琵雅芙的母亲在她出生时就遗弃了她,她在她祖母进了诺曼底的一家妓院后,便结束了和祖母同住的日子。15岁时,琵雅芙第一次在街唱歌赚钱养活自己。

她17岁时就生下了女儿,两年后女儿却在疾病和疏于照顾下去世。在街上唱歌的伊迪丝,被俱乐部的老板发掘,给她取名为琵雅芙(或黑色小麻雀),并指示她穿一身黑衣服。她很快就成为了一名成功的歌手,但也饱受吗啡和酒精成瘾之苦,特别是失去一个人生中的挚爱——一位已婚的拳击手,在飞机失事中丧生。琵雅芙自己也在47岁时去世死于肝癌。

在巴黎有很多地方可以让旅客想像着伊迪丝琵雅芙:1944年春天,她在巴黎最具标志性的夜总会——红磨坊见到第一个合作和恋爱的对象,歌手Yves Montand。 就在巴黎著名,Bruno Coquatrix所拥有的奥林匹亚音乐厅,琵雅芙获得了她永恒的名望,并在这巴黎最知名的会场举办一连串的演唱会。从1955年1月到1962年的10月间的5场演唱的侧录唱片和CD也从未绝版过。

死忠歌迷可以到琵雅芙私人博物馆参观,这里由琵雅芙两部自传的作者Bernard Marchois所经营管理。Marchois当他还是少年时,再遇到这位女歌手之后,就成为她的终身歌迷,Marchois奉献了两个房间和自己在四楼的公寓为了追忆她。这里展示了这位艺术家私人的物品,包括她最著名的洋装和鞋子——尺寸34号。 还有其他的纪念品,包含了她收藏的瓷器和黄,白金唱片,粉丝的信件,乐谱,海报和录音。琵雅芙一生的悲剧和苦难,在所展示出的相片里也可看到困扰她的疾病和药物成瘾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让她的容貌改变甚大。

安德烈•波切利 (Andrea Bocelli),不可能的梦想

安德烈波切利以宏亮的歌声和在12岁时因足球事故变成一位盲人闻名於世。这当然不是能保持他成为全球最畅销的音乐家之一, 超过1亿5千万张的唱片销量。波切利是位男高音他唱歌剧但也唱流行音乐和古典音乐。“我喜爱每种音乐的纯粹”,最近他对洛杉矶时报这么说道。 这位最著名的男高音出生于意大利托斯卡尼的La Sterza,距离比萨南部约莫40公里(25哩)的距离。波切利的母亲和弟弟Alberto仍住在这里。波切利第一场演唱会就在离家不远的小村庄里,但是音乐并不是他最初选择的事业。在学校时,他学习法律并在意大利担任法院指定的律师一年。但是他却认为这很无趣,他因而在钢琴酒吧里唱歌。

波切利1994年赢得了 The Sanremo Festival的新人奖,接下来的几年内陆续被大会邀请参加。他以一曲 “Con re Partiro”进入总决赛并赢得第4名的佳绩。 而在波切利34岁时,他的国际事业正要起飞,一首“Sogno“让他变成全球热门的歌手。从那时起,他的职业就像是坐了飞机般,步步高升,并实现了许多人认为似乎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他的演唱会遍及全球,几乎到哪都有从日本的武道馆到纽约的中央公园的大草坪,或以色列的反叛要塞马萨达(Masada)。他几乎和所有人合作和为其表演,从三大男高音弗兰科科莱里(Franco Corelli),玛丽布莱姬,教宗本笃十六世到美国总统奥巴马。

波切利是唯一盲人古典男高音,这使他成为金式纪录的保持人並且被《人物》 杂志获选为年度最美丽的50人。他和妻子Berti同时也管理安德烈波切利基金会,这个基金会2011年成立于洛杉矶,其中的一个分部,长期支持经济落后国家计 划如海地,他们在这支持一项辅助科技的研究计划,以提升残疾人士独立生活的能力。 波切利于2006年在托斯卡尼的Lajatico开设自己的剧院——“The Teatro del Silenzio” 这个剧院同他一样的闻名遐迩。这位歌手也担任荣誉会长一职,一年仅此一场表演,在剩下的时间里这座歌剧院都是静悄悄的。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