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森特·凡高因他的画作而举世闻名,然而,在西方社会,他写的书信也同样出名。凡高总共写了800多封书信,他常一天之内写好几封信用来描述他的画作,思索画作的颜色及技术;他也常通过书信寻求物质帮助,或是表达对人生方向的挣扎。凡高画作尤为引人入胜的原因之一是他的人生故事,这些故事在凡高与他弟弟提奥(Theo van Gogh)的信件中娓娓道来。

提奥在凡高逝世后六个月相继离世,他的妻子乔·凡高·博尔(Jo van Gogh-Bonger)在提奥的抽屉里发现了他生前与凡高的信件,并立马意识到这些信件的重要性。于是,她花了好几年整理信件,终于在1914年将之发表。在随后的年间,许多版本的信件也浮出水面,不过1994年,凡高博物馆与荷兰历史文化研究所(Huygens ING Institute)合作开展凡高书信项目,整理并注解这些流传下来的书信。“早期的版本中,凡高家庭的信息有部分遗失,有些信件的顺序也不大正确。但在凡高博物馆与Huygens的合作版本中,读者可以阅读凡高原汁原味的笔墨,并从注解中得知他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凡高博物馆出版部的总管Suzanne Bogman女士说道。

研究并注解所有凡高的信件绝非易事,这个过程花去了学者们整整15年的时间,六卷图书的荷兰语、英语以及法语版本最终同时出版,另外,此读物也出版在vangoghletters.org网站上。

凡高是一位天才的艺术家兼文人,“他成长在一个受过优良教育的部长之家,家里的书香气很浓,收藏了许多关于艺术、文学与圣经的书籍。凡高的家庭成员擅用多国语言,凡高在荷兰写信给他的弟弟时用的是荷兰语,而当他搬到法国,弟弟提奥定居巴黎市,他则用法语与弟弟书信往来,” Bogman说。

Bogman十分享受阅读凡高的信件,因为这拉近了她与艺术家的距离:“你可以从中了解到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总是对自己要求严格,竭力将一切做到最好,并坚信他在做的东西。当他着迷于某件画作或题材时,他总是苦心钻研,直到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他对自己使命的全情投入使那些信件丝毫不显得无聊,因为它们就是凡高这个人的真实写照。”

凡高是一个极其智慧的人,他没有选择相对容易的人生。“最终,他的确找到了人生的关键:去拥抱使命,去传递一个信息。从信件中我们得知,他并不是单单创作漂亮的画作而已,他想要展现生命,画作《吃马铃薯的人》(Potato Eaters)就可以说明这一点。凡高常说,他总是选择生活异常艰辛的人作他的模特,” Bogman说。

凡高早期一直在探索他究竟想做什么,直到到了书信的第三卷,他才将作画当成职业。当凡高搬至巴黎与弟弟迪奥住在一起时,他们之间不必通信,所以这里有一段空缺。不过,凡高后来搬到了法国南部,他们的书信往来又频繁了。那时,凡高也时常给其他的艺术家友人写信,比如保罗·高更(Paul Gauguin)和埃米尔·伯纳德(Émile Bernard),这些资料对艺术史学者来说至关重要。

凡高刚刚被精神病院Saint-Remy释放没几天,就去在离巴黎不远的奥维尔小镇上的一间客栈里去世,而他最后一封信件也写于他逝世的前几天。尽管人们普遍认为凡高死于自杀,但这封信却并没有任何暗示,相反,那时的他几乎每天都能创作出一幅描绘小镇周围田野的画作。虽然他的确表示这些田野画作代表着悲怆、寂寞的心境,但他始终专注于自己的作品。“虽然凡高的话常被引用,但却常有误读。人们应该从头到尾读凡高的信件,这样,人们才能真正懂他,无论是他作为一个普通人还是作为一名艺术家。”

自第一位中国游客来到阿姆斯特丹之时,凡高博物馆就致力于出版中文读物,如今已有15年之久,凡高信件的中文版本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Bogman希望中国学者们用这些书信作为研究资料,而热爱凡高的读者则能通过书信更深刻地了解这位艺术家:“每年都有一百九十万人来到我们的博物馆,可仍有许多人没法来到阿姆斯特丹近距离欣赏这些画作,我们也为此出版读物,让所有人都能读到凡高的故事。

小贴士

中文版的凡高信件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和凡高博物馆共同出版,第一版的1500册将于5月27日在上海发行,此版可在实体书店或网上购买。

购买网址:www.dangdang.com www.amazon.cn 售价:约5000元人民币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在疯狂的边缘——凡高和他的病痛 (On the Verge of Insanity. Van Gogh and His Illness) 时间:2016年7月15日至2016年9月25日

此展将呈现与凡高的病痛相关的艺术作品。他怎样承受着病痛的折磨?他的疾病怎样影响着他的作品?凡高博物馆将进一步审视并讨论凡高信件与第三方对其病痛与死亡的诊断与解读。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