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ig Studio, Ary Johannes Lamme (1812-1900)

Paris was the Place to Be

当文森特·凡高来到巴黎寻找灵感之时,这座城市永远地改变了他的画风, 但是凡高并不是唯一来到这座光之城,并坐在咖啡厅中讨论艺术的人,他是许多来巴黎的艺术家之一。 坐落于阿姆斯特丹的凡高博物馆选取了包括凡高的八位艺术家,去展现这段艺术史话。

“你知道吗,当你头一次来到一座城市时,你会有几天时间沉浸在对它的第一印象里。在之后的6个月中,你还是会继续对新环境感到好奇:这里的光,人们在吃什么,做什么。”策展人 Mayken Jonkman 有一大摞版画要展示。展览中的艺术家作品呈现了巴黎城中各式各样的光,从国王宫廷中的女士们,到抽象形状的树木,还有介于两者之间的一切。

这是一个关于巴黎和这座城市发展的探索,探索的媒介是那些有关奥斯曼著名的大道,诸如女神游乐厅那样的夜总会,诸如蒙马特高地那样地区的图像。“画家在家信中描写了巴黎的景象。他们想在巴黎的第一个夜晚参观皇宫,那时皇宫已经成了城市宫殿,是巴黎可游玩的去处。他们热爱巴黎的光,和那些如画的房子。他们对垃圾、食物和女人感到惊讶。巴黎比阿姆斯特丹还要美丽,但也更脏, ”Jonkman告诉《hi欧洲》。

基斯·凡·邓肯,《蓝裙》 1911,凡高博物馆,阿姆斯特丹

艺术、时尚和奢华之都

在19世纪,巴黎是全欧洲艺术家向往的地方。“城市常常成为艺术家的时尚。在17世纪,时尚在罗马。然后在巴黎,之后是纽约。在上世纪80年代,柏林很受艺术家的欢迎,对于一些艺术家来说,它现在仍旧是。虽然我觉得现在艺术中心比较分散了。”Jonkman说:“艺术家需要一个生活消费低,并能够展示和销售他们作品的地方,巴黎正合适。巴黎是艺术、时尚和奢华之都,并且那里追求时尚的中上阶层正在扩大,他们愿意把钱花在购买艺术品上。”

许多艺术家来到巴黎,并在巴黎著名的学院学习,其他人则找到了工作。一些成为宫廷画师,一些则为艺术品经销商工作。艺术家们在学院、私人画室、沙龙、咖啡厅和林荫大道上碰面。即使巴黎以放荡和性感的女人而闻名,但生活并不像艺术家们想象中的那么有趣。“与人见面并不是那么容易。尽管许多画家来到巴黎学习,认识了一些同辈友人,但他们经常在信中提到他们是如此孤独。是的,你可以坐在一家咖啡馆,与著名的艺术家见面交流,享受一个美好的夜晚,但第二天晚上,这些人就不会出现在那里了,”Jonkman对《hi欧洲》说。

在展览之前,Jonkman不仅研究了荷兰画家在巴黎学到了什么,还有他们是如何彼此影响的。这些互动的结果是成群的艺术家画同一种事物,使用同样的技术,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阐释,太令人震惊了。

乔治·亨德里克·布莱特纳,Ballerina 1884,纸上水彩水粉画,68 cm x 58 cm,私人收藏,荷兰

从黑暗到光明

在巴黎,文森特·凡高的画风从灰暗的荷兰色调转变为靓丽的地中海色调。暗淡的农村生活、《吃土豆的人》当中有着憔悴、饥饿眼睛的人物变成了使他成名的有着明亮黄色的向日葵。在1886年到1888年的两年中,凡高在巴黎与他的艺术品经销商弟弟提奥共住一间公寓,当时这里正发生着激烈的艺术变革,凡高便身处其中。

印象派画家们已经是那时法国首都文化舞台上的主导力量,他们正在忙于探索光影。他们将颜色分离成点状,并轻点在画布上,形成可辨析的图形。文森特·凡高接触到这些和其他许多风格,他全都试过手。凡高参加过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 (Henri de Toulouse-Lautrec) 的沙龙,参加者中还有康康舞者、音乐家、演员和作家,以及蒙马特艺术家当中的其他成员。据说,他曾经从一位普罗旺斯的画家的作品中得到特别的灵感,这位名叫阿道夫·蒙蒂塞利 (Adolphe Monticelli) 的画家以绘制色彩鲜艳的花朵或景物而著称。

最终,展览中的八位荷兰画家习惯了在法国首都的生活。有些人一生留在了那里,而其他人回到了荷兰,继续用浅色调绘制着芭蕾舞女演员和海景画,就像他们在法国的同行们一样。

凡高并不喜欢巴黎。他没钱,在痛苦的爱情中受着折磨,并且和他弟弟的关系也很紧张。“他在巴黎很不开心。我认为那里的生活对于他来说难以负荷。”Jonkman说:“这是他做为一名艺术家成长最快的时期,但他也尽可能快地离开了巴黎,前往法国南部。”

《从提奥的公寓望出去的巴黎景观》 巴黎,1887年3月-4月,文森特·凡高(1853-1890) 布面油画,45.9cm x 38.1 cm 凡高博物馆,阿姆斯特丹(文森特·凡高基金会)

TIPS

“荷兰画家在巴黎1789-1914展览。Van Spaendonck,尤京(Jongkind),凡高,凡·邓肯(Van Dongen),蒙德里安(Mondrian) ”将会通过八位荷兰艺术家的眼睛和心灵呈现巴黎。展出超过130件作品,其中有从法国、美国的博物馆和私人收藏中借来的画作可供欣赏。

2017年10月13日至2018年1月7日,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vangoghmuseum.com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