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 Shape is Important

想要欣赏皮耶•蒙德利安(Piet Mondrian)的知名画作, 你需要先看看他的作品的馆藏所在—— 海牙市立博物馆(Gemeentemuseum The Hague)。 这座博物馆由荷兰知名建筑师贝拉吉(H.P.Berlage)设计, 和蒙德里安的抽象作品以及以他为代表的风格派运动(De Stijl)相得益彰。 要进入这座博物馆,游客需要先通过一条由11厘米方砖砌成墙面的长廊。 “贝拉吉希望艺术能够更接近普通人,而在建馆之时,普通百姓并不经常来博物馆。 这个长廊可以帮助他们把日常生活暂时留在身后,给他们时间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艺术家导游Wieke Terpstra这样告诉我们。

2017年是海牙的蒙德里安之年,因为正逢风格派运动诞辰100周年。这场运动是如此的非同一般。“也许你没有察觉,但是这场运动的艺术家们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样貌。白色墙面,简洁的家居,所有这些我们所熟悉的装修风格都源自这些艺术家的创作。”Terpstra告诉《hi欧洲》。

为了让我们更直观地感受过去的房屋风格,Terpstra带我们来到其中一个展室,一些 18世纪的房屋被原装搬进这里。这些房屋的主基调是暗色的木制架构,当时的欧洲人以为这是典型的中国风格。“那时的中国是很多人争先效仿的对象,荷兰人模仿他们制造瓷器,虽然他们没有见过中国人,他们也会把中国人画在墙上。”

海牙市立博物馆(Gemeentemuseum The Hague)

束了。在市立博物馆,你可以看到早期的蒙德里安是如何同其他人一样,从画风景画开始他的艺术生涯的。“当摄影技术诞生之后,艺术家们发现他们不再需要精确地描绘事物。对某些艺术家来说,这成了一种挑战,而对另外一些人,这也意味着机遇。”Terpstra说。

进入下一个展室,我们看到蒙德里安的艺术生涯是从对颜色进行试验创作开始的。在蓝色的背景下,他画的风车是亮红色的,旁边的树也是红色。但这似乎远远不够。很快他开始在他的画作中消除了景深,这样可以使形状的意义大于绘画内容本身。“通过对背景形状和前景事物赋予同等的关注,可以达到他所追寻的目的。”新的创作方式招致恶评,就连他自己做艺术家的舅舅也开始和蒙德里安的作品保持距离,但是蒙德里安没有放弃。取而代之的是,他前往巴黎师从于毕加索和立体派。他的确学有所成。到了1920年,他开创了后来家喻户晓的典型蒙德里安风格。

这座博物馆收藏了300余幅蒙德里安的画作,通过这些画作,你会看到蒙德里安的作品不仅仅是色块那么简单。有些线条在画纸的边缘戛然而止,令它的形状产生了变化。“最重要的是这些形状在你的视觉当中所呈现的模样。你可以看这些画作的照片,但是不亲身站在这些画作前面,你无法体验它所呈现的视觉效果。”Terpstra 这样告诉我们。与此相似地,蒙德里安还创作了一组钻石形状的画作,只有寥寥几个线条。“你会从这几个线条出发,脑补出最终的形状。”

这里还藏有蒙德里安在纽约创作的最后一幅作品。这幅创作于二战尾声阶段的作品叫做《 Boogie Woogie》,蒙德里安把纽约的音乐融入到了这幅作品当中。在这最后的作品当中,艺术家使用了刚刚发明问世的胶带,并实验性地将胶带涂色。然而他后来因急性肺炎过世,最终没能完成创作,这幅蒙德里安最大且最富有色彩的画作就这样被留在了他工作室的画架上。

蒙德里安没有儿女,不过他的作品被他的一位追随者Sal Slijper收藏。1971年当Sal Slijper去世的时候,他将自己所有的收藏赠与海牙市立博物馆。此时,蒙德里安的艺术风格已经影响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时尚界圣罗兰的经典连衣裙,爱马仕的箱包,耐克的运动鞋,再到建筑以及装潢。今天的每座现代都市里都能找到蒙德里安的影子。

皮耶•蒙德利安(Piet Mondrian)

皮耶•蒙德利安

继伦勃朗和凡高之后,蒙德里安是荷兰第三知名的艺术家。1872年生于阿姆斯福特(Amersfoort)的他得益于荷兰女皇颁发的奖学金在阿姆斯特丹学习艺术。1911年,他前往巴黎学习立体派,但是在1914年回荷兰探亲的时候,一战爆发,他不得不在荷兰呆了下来。蒙德里安和其他艺术家朋友一道,开创了自己的杂志以及风格派运动(De Stijl)。战后,蒙德里安回到了巴黎,他热衷于这里的艺术和娱乐氛围。1938年为了躲避纳粹,他逃到了伦敦,然而为了保险起见,他进而去了纽约时年68岁。在纽约,他的创作风格再次发生了改变,他的作品展现了欢快的音乐和纽约这座城市的活泼生动。蒙德里安于1944年去世。

更多关于蒙德里安之年和荷兰设计,请至:

http://gemeentemuseum.nl/en/mondrian2017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