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ainter of Devils Comes Home

耶罗尼米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这位中世纪的荷兰画家用缤纷的颜料描绘了古怪的魔鬼,云端的神灵,科幻的动物,穷人的生活,这些题材在当时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有着高度的想象力和原创性。在五百年后的今天,他的遗留画作被运送回他曾经居住与工作的的家乡Den Bosch(斯海尔托亨博斯)。

Hieronymus Bosch

“我十一岁时,父亲说‘我要带你去看一个展览,你今生都会因此而感谢我。’我当时并不相信父亲说的话,我只是想去踢足球罢了。然而他还是执意带我去看了展览,我立马就被那些画作深深地迷住了。”《博斯的初学者》(Bosch for Beginners)的作者Frank van Geloven说着,向斯海尔托亨波西的集市广场望去,五百年来,这里几乎没怎么变过。在广场的中间矗立着这座城市最有名的艺术家的塑像,这里还是如此湿冷多雨,好在街角的咖啡馆有温暖的咖啡,还有一种叫做叫作“博斯球”(Bosche Bollen)的巧克力蛋糕。

这个月在博斯家乡Den Bosch展出的画并不被这座城市所拥有。许多专家认为,大多数博斯的画都已被烧毁、被海水淹没或被画上别的印记,也有一些也被带到了国外。

Den Bosch虽计划在今年给予博斯特别的纪念,许多有关博斯的故事却无人知晓。他的性格与他对自己艺术作品的想法始终是个谜,他也没有留下任何信件或日志。在这五百年间,人们对博斯的画作有着五花八门的解读。Van Geloven说:“博斯的艺术是超前的,永恒的。”

在广场的宽阔空地上,博斯的生活被绘声绘色地演绎出来。

随后,Van Geloven引领我们来到一家Den Bosch的鞋店,鞋店的下面是潮湿而古老的地下室。这间地下室是一个私人画廊,只有受到邀请的人才能前来参观。藏家拥有许多现代艺术家的作品,其中不乏一些受到博斯启发的画作。“这是博斯和他助手们曾经的工作室,在他去世时,这也是他的守灵之地“,Van Geloven说,“这真是个具有历史感的地方,你甚至能感到几丝中世纪的气息。”

在兄弟会的房屋里,画家Henk Groenendaal正忙于临摹博斯举世闻名的《人间乐园》(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因其原作将不会出现在此次展览。Groenendaal 通过Google Earth将远在马德里的《人间乐观》原作无限放大,照着它在木板三联画上勾勒了百余种怪异的生物。“当你临摹一件画作时,你总能学到许多东西。博斯的画技称不上惊艳,真正震撼人们的是他画作中的主题与这些图像背后离经叛道的故事。还有,当你临摹他的画时,你可以从细节看出他在创作的过程中不断地改变着主意。” Groenendaal 说。

画家Henk Groenendaal

冰冷而威严的圣约翰大教堂坐落在城市的市中心,教堂的柱子上仍保留着博斯爷爷所作的两幅壁画。在旁边的巨大侧门上有两幅博斯署名的画,Van Geloven表示:“这两幅画丑的不像博斯的作品,它们肯定在后来被人再次涂画过。”教堂里一名友善的志愿者带我们穿过一段石板路,路的尽头是一座通向教堂庭院的门,博斯去世后遗体就是被抬到此地安葬的。志愿者虽然在教堂工作多年,对博斯却并不熟悉。“这在Den Bosch很常见,虽说博斯闻名于世,但他家乡的人民并不十分了解他。”

可今年,这一切都将改变。多幅博斯与博斯助手的作品都将展出在北布拉班特博物馆黑暗的空间里。与此同时,观众也可以听到关于这些画作的讲解与诠释——为什么带着十字架的女人长满了胡须?为什么人们试图抓住金色的麦秆?《旅人》(The Wayfarer)中的男子怎样在好人与恶魔的边界徘徊?为什么画作中有如此多的猫头鹰?这些四处埋伏、形态各异的袖珍魔鬼显示了博斯大胆的想象力和非凡的作画技巧。

无数的人都被这位魔性十足的画家启迪着,

George Lucas在制作电影《星球大战》时创造的许多外太空生物就是基于博斯的想象;迈克尔•杰克逊、深紫乐队等音乐人都曾借用博斯画的魔鬼作为专辑封面;而时装设计师亚历山大•麦昆则在他2010年的时装发布会上将博斯画中的图案印在了真丝连衣裙与修身夹克上。

图/Bosch Research and Conservation Project

如今,大约只有25张画作被证实出自博斯之手,

北布拉班特博物馆(the Noordbrabants Museum)专门建立了博斯研究讨论计划,旨在为展览作准备,并说服巴黎的卢浮宫(Louvre Museum)、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馆(Prado Museum)等将博斯的原作借来展览。然而在研究中,专家怀疑收藏在普拉多博物馆的著名画作《七宗罪》(The Seven Deadly Sins)、《颅骨穿孔术》(Cutting the Stone)和根特美术馆的《背负十字架的基督》(Christ Carrying the Cross)也许是博斯的助手之作,而收藏在密苏里州一个博物馆的一张小幅画作《圣安东尼的诱惑》(The Temptation of St. Anthony)则是博斯的真作。

《天才的眼睛》耶罗尼米斯•博斯,现至5月8日展于荷兰Den Bosch北布拉班特博物馆(the Noordbrabants Museum)。

《博斯百年展》,自5月31日至9月11日展于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Museo Del Prado)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