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广场 图/iStock/NiseriN

Churches, Gardens and Graveyards

来到永恒之城的罗马,看见形形色色的游客和到梵蒂冈朝圣的信徒,你会惊喜于这座古城历经沧海桑田依然不朽,将千年的神话和故事都藏在城里。

你可以在斗兽场与城墙里看见古罗马贵族的淫逸骄奢和沙场干戈,可以在山丘上听见中世纪的晨钟暮鼓。修士们抱瓮灌园的生活景象也仿佛跃然眼前。华丽的古典建筑和文艺复兴的楼台亭阁纪录着贵族们的钟鼓馔玉,古老的市集和广场又仿佛展开了罗马城民们的风俗画卷。就像新古典主义雕塑家爱慕妮亚•路易斯(Edmonia Lewis)说的,“初到罗马的我以为自己无所不晓,离开罗马的我才发现自己全然不知。”我来到罗马寻找那座被赋予神格、受人崇敬的罗马,却意外地遇见朝圣的信徒、花园里的音乐家还有痴情于意式珍馐的食客。

梵蒂冈花园 图/iStock/lakovKalinin

清晨拜访梵蒂冈城

条条大路通罗马,不过在中世纪,到罗马的朝圣之路格外漫长,需要翻山越岭才能来到七丘之城罗马。行旅者不惜披星戴月地跋涉,是因为作为天主教世界中心的罗马也是使徒圣彼得与圣保罗的殉教之地。

相传公元一世纪的古罗马皇帝尼禄是一位穷凶极恶的暴君,为了修建他的金宫,不惜焚烧整个罗马城,并将罪责推给罗马城中的基督徒。圣彼得位列耶稣的十二使徒之首,在罗马士兵的盘问下不慎道出了耶稣的身份。他和圣保罗两人都在这场劫难中被处死。前者被埋葬在梵蒂冈山丘,于是山丘之上建起了圣彼得大殿(Basilica Sancti Petri);后者被埋葬在罗马城外,这里建起来一座城外圣保罗大殿(Basilica Papale di San Paulo fuori le Mura)。

走进梵蒂冈城,当我置身于壮丽的圣彼得广场上,环绕着我的是大理石建成的乳白色多立克式石柱。柱廊和圣彼得大殿上形态各异的圣人雕像庄严肃穆,整个广场笼罩着末日审判般的悲壮感。大殿正面的南北两侧分别立着圣彼得与圣保罗两尊巨大的雕像,圣彼得手中握着一把镶金的钥匙,而圣保罗手执一把长剑,长袍上的皱褶典雅、柔和,好像随风飘动。

持钥匙的圣彼得雕像

在圣经的故事里,耶稣将天国的钥匙交给罗马的主教圣彼得。这把钥匙被解释为管理世间教会的权力,于是继承圣彼得的罗马主教们便被尊为教皇,合理合法地成为了神的代言人。顺着石梯,走进圣彼得大殿的地下墓穴,这里存放着圣彼得和历任教皇的石棺。其实教皇的圣座并不是圣彼得大殿而是位于罗马城的拉特朗圣约翰大殿(Basilica di San Giovanni in Laterano),但前者往往被认为是天主教世界里最为圣洁的地方。

每天的中午,摩肩接踵的人群会聚集在圣彼得广场上作晚祷,教皇会在大殿的窗内为大家祝福。此外,广场还用于作弥撒和庆祝教皇的册封典礼,在礼拜三的晚祷上还有机会一睹教皇的真容。

人群熙熙攘攘,偶尔走过一袭黑衫的牧师或者修女。在这些美轮美奂的回廊与拱门之后,在梵蒂冈的花园里,住着教皇同他的红衣主教们。城门外年轻的瑞士近卫队佩戴宝剑,守护着教皇的安危,相传是米开朗基罗为他们的军服加入了惊艳的美第奇家族传统色红蓝黄。朝圣的信徒匍匐着进了大殿,细细呢喃着他们的祷告,好像身外无物。梵蒂冈的这一刻充满了神性。

晌午探秘日耳曼墓园

梵蒂冈山丘上布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园,这里是教皇休息和冥想的地方。1279年的时候,尼古拉三世教皇将教廷从罗马的拉特朗大殿转移到梵蒂冈,并在山岗上种下果园、草园和花园。

到了文艺复兴时期,罗马和佛罗伦萨出现的花园不再讲求农作和药用价值,而是追求古典的秩序美,供贵族观赏和遐想。庇护四世教皇1559年也在梵蒂冈山丘上建造了一座文艺复兴花园,并在里面摆放一个圣母像。这些意大利风格的花园往往建有喷泉、雕像与假山,注重对称性,比法式花园更为古典,比英式花园更具灵性。罗马的诸多高宅大院看似没有林木的掩映,其实都将花园隐藏在深墙中。你只消走进这些看似平淡的意式宅邸,就会惊奇地发现一座座有如仙境的内庭花园。

梵蒂冈花园 图/iStock/irakite

喜欢这些少有游客的地方的话,梵蒂冈的花园之旅是很好的选择。不过有一座名叫日耳曼圣野(Campo Santo Teutonico)的秘密花园,当你用德语要求瑞士近卫队开门,他们便会带你进入这座教皇的私人花园。日耳曼圣野花园是罗马城中最为古老的德国建筑,这里原先是古罗马皇帝尼禄的战车赛场,许多基督教徒曾在这里殉难。文艺复兴时期,教廷的德国主教们成立了一个兄弟会,并在其名义下重建了这座花园。

日耳曼圣野其实也是一座墓园,里面还有一座教堂,围墙上画满了拉斐尔的学生Polidor Caldara的壁画。1527年的时候,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查理五世洗劫梵蒂冈,各国的雇佣兵抱头鼠窜,只有百余名瑞士近卫队誓死奋战,将克莱芒六世教皇成功护送到圣天使堡内。最后只有40多名瑞士近卫队士兵成功进入天使堡,进行最后的守城战。日耳曼圣野的教堂内有一座瑞士礼拜堂,便是为了纪念这些英勇牺牲的教皇护卫队士兵而建的。这也是为什么瑞士近卫队的传统在梵蒂冈持续至今。日耳曼圣野的墓园也只有德国的一些家族和兄弟会成员可以入葬在这里。所以,当来自德国或者奥地利的人要求进入日耳曼圣野花园时,教皇的护卫队便会将你带进这个隐藏的神秘花园。

瑞士近卫队 图/iStock/palinchakjr

黄昏寻找七丘之城

罗马是一座七丘之城,每座山丘又都有着漂亮的花园。阿文提诺山丘(Mons Aventine)上静谧的橘园(Giardino degli Aranci)人迹罕至,是一处你不可错过的秘密圣地。

橘园的所在是Savelli家族城堡的遗址,位于一座堡垒之上,从这里可以俯瞰罗马城,看见许多拥有罗马风格穹顶,却带着哥特和巴洛克风格高塔的教堂,还有许多文艺复兴风格的宅邸。那些浅红色、灰黄色的塔楼和雕像,甚至那些古罗马年代的遗迹所在的空地,不禁让人感叹这座城市的永恒。橘园里清风拂过,树影婆娑,一个小提琴家恰好在这样惬意的氛围里拉着悠扬的乐曲。我找了一处长椅坐下,琴声在围墙内萦绕于耳,让人动容。

橘园 图/iStock/PaoloGaetano

西里欧山丘(Mons Caelius)公园里有几处喷泉和罗马神祇的雕像,相传这里是罗马人的第二位国王努马•蓬皮利乌斯和水仙女神厄革里亚(geria)相遇的地方。女仙给予了国王智慧和预言,并指导他建立了罗马的律法和礼仪。山丘上松树很多,行走其间到处都是蝉鸣,林木环绕的景致和古罗马的雕像让人恍若隔世。此外还有一座美丽的伽利蒙塔纳别墅(Villa Celimontana),是一位罗马贵族于1580年让米开朗基罗的学生Giacomo del Duca在山丘上修建的宅邸。这座文艺复兴的建筑如今是享有盛誉的音乐厅,经常邀请著名的音乐家为罗马市民带来高格调的演出。

夜晚漫步罗马老城

在西班牙阶梯外的大街上,随处可见薄披萨、冰淇淋和诱人的Aperol Spritz鸡尾酒。台伯河边和老城的餐馆里罗马人喝着小酒,到处灯红酒绿,酣歌醉舞。而近在咫尺的梵蒂冈城内圣人雕像林立,晚祷的钟声回荡在城市的上空。如果将罗马的意大利语的Roma倒过来念的话,便是爱(amor)的意思。我想罗马之所以永恒,正是因为罗马人对信仰、对艺术和对生活的爱与坚守吧。

版权声明

梵蒂冈花园 图/iStock/kurmyshov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