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Mauritshuis/Ivo Hoekstra

Exploring the Pearl Earring

81年海牙当地拍卖市场上这幅画出现并以两荷兰盾三十分被售出之前,这200年里“她”究竟在哪儿?“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做一些研究。这是艺术界最令人费解的谜团之一,毫无线索。但是谁知道呢,既然现在有了新科技,更多的古老档案被数码化,我们或许会有所发现 , ”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Mauritshuis)的馆长 Lea van der Vinde 告诉《hi欧洲》。

在莫瑞泰斯美术馆这座海牙的宫殿里,《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是永久藏品之一。人们刚刚使用高科技对这幅画进行了为期两周的研究。美术馆的工作人员与专家团队里来自世界各地大学和研究机构的成员一起,使用特殊的显微镜、X光设备和扫描仪器来收集数据。这些都是为了要更加了解维米尔是怎样绘制这幅画的,以及他都使用了哪些材料。数据分析结果出来后,《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将成为世界上信息最为全面的艺术品。

图/Mauritshuis/Ivo Hoekstra

难以满足的饥渴

这幅画最近的一次修复是在1994年,当时就对这幅画做了研究。但是Van der Vinde解释说还有更多需要了解的地方。“我们知道这幅画在1881年被发现的时候,看起来肮脏不堪。过去,人们常常会在画上涂上黑色涂料来做旧。现在你看到的这幅画已经被清理过并涂上了现代的保护漆,看起来就像新的一样,色彩和刚完成时完全相同。”

Van der Vinde说,研究人员对这幅画的信息有着“难以满足的饥渴”。他们想知道维米尔用了什么材料,这样就能更好地保护作品。“维米尔用了非常昂贵的颜料,这些颜色在当时是非常特别的。比如,我们来看看少女头巾上浓密的着色。这种靛蓝来自青金石,所以颜料中有矿物质,这种矿物质中含有微量化石碎片。”

图/Mauritshuis

研究人员仔细研究了画作上掉下来的颜色碎片。“在另一幅油画,维米尔的《代尔夫特风景》(View of Delft)当中,我们原以为他在颜料中混合了沙子,觉得这真了不起。后来,我们发现实际上是颜料中的微小气泡露出了表面,所以才有了这种效果。”

1994年研究人员发现少女嘴角有一个粉红色的小点,是除掉旧涂料之后才发现的。另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那颗珍珠。Van der Vinde指着这幅画的复制品,一脸可爱的表情:“瞧,这里有两个反光点,在清洗之前还有第三个,原来是一小片掉落的颜料,本来并不属于那儿。”

图/ 画家约翰内斯•维米尔 的 《戴红帽子的女孩》(左)和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右)

理想化的作品

除了使用的材料以外,研究人员也想知道维米尔是怎样工作的。“大多数油画在创作之前,画家都会先做一个素描底稿,然后用明暗色彩来填充。但是在维米尔的画里,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素描底稿。我们希望使用新的红外技术能够发现他的底稿。”总体上说,研究人员对画家本人和他的名作都知之甚少。“我们知道他主要以经营一家客栈和出售油画为生。他生前不太出名,大家对他并不了解。”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是维米尔对不同服饰的女孩所作的研究之一。这是女孩系列的其中一幅——还有一幅头戴红帽的以及那幅《少女肖像》(Study of a Young Woman),和《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一样戴着奇怪的头饰。不过后者毫无疑问是这一系列的名作。“我们知道他可能有一位模特,但是我们觉得这并不是她本来的模样,”Van der Vinde说。“这是一幅理想化的作品。这个女孩几乎没有眉毛,脸上的一些细节也忽略掉了。奇怪的是,这正是吸引大家关注她面容的地方,让观众觉得她与众不同。她的美貌真的能够跨越时空。”

更多文章: 艺术之屋

更多文章: 海牙皇家之旅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