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Kadir van Lohuizen NOOR/Scheepvaartmuseum

Discovering the Arctic

是渔夫,将围绕着他的鲸鱼和周围冰冷景观画成了一幅风景画,他的装扮看上去像是在旅游村沃伦丹 (Volendam)工作一样,他是1882年在荷兰参加北极科学家探险的一员,当时许多欧洲国家都尝试试图探索 北方。如今,北极再次成为许多人感兴趣的地方——无论是科学家、游客、还是试图分享其自然资源的国家。

在阿姆斯特丹的国家海事博物馆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 的两场名叫争夺 北极(Scramble for the Arctic) 和涨潮(Rising Tide)的新展览中,现在,你可以回到16世纪, 当时荷兰还远试图通过搜寻北海航线来寻找 通往中国和印度的短路线。

人们探索和绘制北极已有 400 多年的历 史了。中世纪以来有关北极地区的神话故事 讲述了一个野蛮,冰冷而黑暗的地区。1596 年,在威廉• 巴伦茨(Willem Barentsz) 的率 领下,荷兰人进行了三次远北探险。探险家 认为,东北角通道必须存在于西伯利亚以北 的清澈开放水域中,因为那里一天24 小时 都有光照,因此冰川应该融化。

图/Scheepvaartmuseum

在冰上搁浅

在他的前两次航行中,巴伦茨到达了新 地岛 (Novaya Zemlya) 和喀拉海 (Kara Sea), 但两次都无终而返。在第三次探险中,机组 人员发现了斯匹次卑尔根岛(Spitsbergen) 和 熊岛(Bear Island),但随后在新地岛的冰上 搁浅。16位船员被迫在那里度过漫长的冬天。 在尝试融化冻土层失败后,工作人员用船上 的木材建造了一座名为“Het Behouden Huys ( 被拯救的房子 )”的小屋。面对极度寒冷的 情况,机组人员只能抱着烧暖的石头和炮弹 入睡。他们用船上的商业布料制作毯子和衣 服。

春天来了,船员们回到船中,但巴伦茨 在回途中去世。挪威海豹猎手埃林• 卡尔森 (Elling Carlsen) 于 1871 年发现了巴伦茨与船 员所住的木屋,博物馆里现在陈列着其中的 一些物品,以及关于远征的原始报道、手绘 地图和物件,其中一些在从前公众场合都没 有出现过。例如一幅垂死的巴伦茨与他的船 员在冰上的浪漫画作。

即使在这场灾难之后,荷兰人也没有 放弃探索。1882 年,另一支探险队乘坐轮 船瓦尔纳(Varna) 前往西西伯利亚(Western Siberia)。探险队的成员,包括天文学家亨利• 埃卡玛(Henri Ekama) 和渔民艺术家,在途 中进行了各个领域的科学研究。当瓦尔纳被 困在冰上之时,工作人员再次被迫在那里度 过寒冬。春天来临,他们得船破损严重,以 至于冰融化后便沉没了,船员徒步走回冰层。 经过三个星期的步行,他们被过往船只救出。 亨利• 埃卡玛还是这次探险的官方摄影师。 他去世后,他那几乎被遗忘的探险负片和他 的极地长裤、帆布鞋、雪镜和手杖被捐赠给 了国家海事博物馆,并且也首次展出。

图/Scheepvaartmuseum

北极熊和狗拉雪橇之旅

欧洲人探索北极高海拔冰层的故事在 过去从未停止。巴伦茨发现斯匹次卑尔根岛 (Spitsbergen,荷兰语为“尖尖的山峰” )之后, 这个巨岛在17 和 18 世纪被用作捕鲸基地。 当鲸鱼的数量开始减少时,该岛便被废弃了, 但随后在19 世纪末,这里开始开采煤炭, 并建立了一些永久的定居点。它最早是在20 世纪初被游客发现的。该岛属于北极气候, 但比北极的其它地方温暖。植物群受益于午 夜的阳光。斯瓦尔巴群岛(Svalbard) 是世界 上最北端的居住区之一,它是许多海鸟、驯 鹿和海洋哺乳动物的繁殖地。北极熊是斯匹 次卑尔根岛的标志,也是主要的旅游项目之 一,而岛上还有许多冰川、山脉和峡湾。游 客在此能够参与包括远足,皮划艇,穿越冰 川洞穴,滑行车和狗拉雪橇之旅。

在海事博物馆,摄影记者和电影制片人 Kadir van Lohuizen 和 Yuri Kozyrev 拍摄的纪 录片《北极:新疆界》将我们从过去的遗物 带入到现在,展示了北极目前的局势,大国 相互竞争以争取开发北极财富的权力。我们 看到了非常古老、令人沮丧的城镇,也看到 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北部风光和居住在那里的 游牧民族的景象。

图/Kadir van Lohuizen NOOR/Scheepvaartmuseum

从这里到展览仅一步之遥,即如果冰冷 的北极世界融化,世界将会发生什么,而且 海平面上升速度超出了预期。Van Lohuizen 是一位拍摄令人惊叹的自然现象的环游世界 的摄影师,他展示了在荷兰与不断上升的水 位所进行的斗争;同样在美国,迈阿密注定 要消失在大海中,然而富人仍在聚会。在令 人惊叹的蓝色太平洋中,环礁和低洼沿海地 区的居民特别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影响; 回到正在消失的英格兰海岸——曾经是土地 和基础设施的地方只剩下一小部分道路。 Van Lohuizen 的作品带你来到格陵兰岛,孟 加拉国,巴布亚新几内亚,巴拿马,基里巴 斯,斐济,雅加达,迈阿密,纽约和荷兰, 他将水位上升的影响展现在人们眼前。

它使你想要去旅行,看看这些正渐渐被 水吞噬的地方,这些景象还使你想要待在自 己的土地,建造另一座非常、非常高的堤防。

图/Kadir van Lohuizen NOOR/Scheepvaartmuseum

Tips: 荷兰国家海事博物馆

地址: Kattenburgerplein 1号, 1018 KK Amsterdam(阿姆斯特丹), The Netherlands(荷兰)

网站: Scramble-for-the-Arctic-and-Rising-Tide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