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ing Alice's Wonderland

在故事的开头,爱丽丝坐在河岸上,晌午的阳光让她昏昏欲睡。正当她思忖着要不要站起身来用雏菊做个花环的时候,一只白兔子从她眼前跑过。

为了逃离人头攒动的牛津,我走进了基督堂学院的草坪,却没想到在这里找到了宁静的泰晤士河,以及属于爱丽丝与查尔斯•道奇森的牛津。眼前诺曼底风格的学院建筑,浅黄色的砖墙、斑驳的蓝屋顶,正是爱丽丝与她的朋友道奇森先生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便是在基督堂学院的门厅里。这位名叫爱丽丝的女孩是基督堂学院院长亨利•李道尔(Henry Liddell)的女儿,而道奇森先生则是学院里的数学讲师、逻辑学家,还是爱丽丝故事的作者。

俯瞰牛津城 图/林铭志

草坪的一边是壮丽的学院建筑,从那里传来学生们踢球的声音,而另一边则是潺潺流水的泰晤士河。偶有平底船静悄悄地划过,只有船夫抬起划桨时水花溅起的声响和丛林里的鸟声。我没有看见童话故事里的兔子,但是阳光明媚,斑驳的树影映在草地上,也映在水里,眼前好像出现了道奇森先生的身影。他温柔地向爱丽丝和她的姐姐们讲着关于另一个爱丽丝的故事,讲着她是怎么掉进兔子洞,闯入了红皇后的世界的。就这样,这个家喻户晓的故事在学院前的水波当中诞生了。

当他们回到学院里,爱丽丝央求道奇森先生将这个故事写下来。于是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一点一滴的记录下这些奇思妙想,还邀请插画师为他的书作了惟妙惟肖的插图。那一年的圣诞节,道奇森将《爱丽丝漫游仙境》送给了爱丽丝。

爱丽丝的商店

走进基督堂学院就好像走进了奇幻仙境,故事里的许多描写跃然于眼前。爱丽丝和道奇森曾经住过的那个回廊、教堂里斑驳的彩色玻璃,还有回老城的路上会经过的花园。我仿佛走在故事中五颜六色的花丛里,生怕这些傲然绽放的百合花也会忽然蹦出奇妙的话语。

从花园里走出的一个拐角处,一个挂着“爱丽丝商店”招牌的尖顶石头房子吸引了我的注意。窗外面立着兔子先生和爱丽丝的雕像,前者穿着衬衫、背心还有西装外套,拄着拐杖,正盯着手表看,而爱丽丝穿着蓝白相接的连衣裙。从窗外便能看见店里各色以爱丽丝为主题的商品,包括蜡烛架,爱丽丝、扑克士兵、火烈鸟、渡渡鸟和毛毛虫的钥匙扣,柴郡猫的藏宝盒,项链,手帕,针织玩偶,拼图,红心皇后的时钟,还有各种漫画以及瓷砖块。你甚至还能找到写着“喝我”的药水还有“吃我”的蛋糕。

商店位于一幢15世纪的老房子里,在店内望向柜台的画面,一瞬间将我带到了爱丽丝故事里的“老绵羊商店”。还记得书中描写道,白王后仿佛用羊毛将自己包裹了起来。当爱丽丝再睁开眼时,她来到了一个昏暗的商店里。一只老绵羊坐着躺椅上织着毛衣,透过老花镜打量着爱丽丝。而爱丽丝不知所措地在店里张望,最终买了一颗蛋。当她走出这家商店的时候,不自禁地说道:“这真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店了!”

正当我惊叹于店里让人眼花缭乱的纪念品,店中仅有的一位收银员告诉我,在150年前,这里是小爱丽丝经常光顾的糖果店。书里最初的插图便是插画家以这家店为蓝本画的。正因此,店里还会时不时举办关于爱丽丝故事的谈话。

爱丽丝的故事在这座城市里深入人心,在市政厅博物馆里你也能找到一个关于她的小角落。当然,牛津大学自然史博物馆里的渡渡鸟也是喜欢爱丽丝的读者的朝圣地,毕竟这座博物馆藏有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渡渡鸟标本。由于道奇森先生在谈到自己的名字,有时会在犹豫间将Dodgson说成Do,所以渡渡鸟的形象其实是他对本人的自嘲。故事中的许多人物你都能找到现实生活中的对应人物,在牛津城里你能找到许多书中似曾相识的场景。

有趣的是,博物馆将书里提到的动物们都一并在渡渡鸟旁边摆出,包括以爱丽丝的姐姐伊迪斯(Edith)和罗丽娜(Lorina)为原型的小鹰(Eaglet)和吸蜜小鹦鹉(Lory),还有刺猬、鸭子、火烈鸟等动物的标本。这不由得让人想起渡渡鸟组织集会赛跑的荒谬画面。当动物们问渡渡鸟谁是比赛冠军的时候,它作出一番思考后,宣布所有人都赢得了比赛。爱丽丝不得不从口袋里拿出糖果作为奖品发给了动物们。这袋糖果也许就是爱丽丝在学院拐角的那家店里买的吧。

道奇森从1851年开始住在基督堂学院,直到1898年逝世。因为他的故事,现实和童话仿佛在牛津失去了边界。

版权声明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