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瑞泰斯美术馆 图/Mauritshuis, Den Haag

Rembrandt's Pride: Nicolaes Maes

尼古拉斯•梅斯(Nicolaes Maes)是伦勃朗最出色的学生之一。位于海牙的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Mauritshuis)将在今年秋借伦勃朗逝世350周年之机,用30多幅珍贵的作品回顾梅斯的一生。

“我们对梅斯了解的并不多。不像破产的伦勃朗,阿姆斯特丹市政厅留有许多关于他的财政记录,在他身上发生了不少有趣和悲伤的事。我们只知道梅斯出生在荷兰南部的多德雷赫特(Dordrecht),有过婚姻,还有4个孩子、其中1个不幸夭折。和他同乡的黄金时期作家Arnold Houbraken在其传记里写道,梅斯并不像其他画家一样喜欢琴酒,他不逛酒馆,也没什么兴趣,只是勤劳地工作着。鉴于他只比梅斯小一辈,传记内容大抵还是可信的。”莫瑞泰斯美术馆的策展人兼艺术史学家Ariane van Suchtelen向我说道。

左图:尼古拉斯•梅斯,《耶稣祝福孩子》,1652到1653年 | 右图:《亚伯拉罕献祭》,约1653年

Houbraken描写了那些渴望让梅斯画肖像画的富商巨贾是如何在他画室前排队的。梅斯高贵、细腻的肖像画为他吸引来阿姆斯特丹、乌特列支、鹿特丹,乃至泽兰的米德尔堡的政商权贵。在当时能够成为梅斯笔下的模特是件无比荣耀的事。他还记录了梅斯曾在独立的画师生涯初期旅行到安特卫普,去学习扬•范•艾克(Jan van Eyck)和鲁本斯(Rubens)等弗兰德画派名师的作品。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他的肖像画里总有鲁本斯宗教画的庄严感和明艳的色彩。“不过我们当然无从考证他是否真地到过安特卫普。这也是艺术史研究的常事,”Van Suchtelen说道,“我们得从他的作品里打开这些秘密。幸运的是,梅斯画了大量各种尺寸、不同主题的作品。”

梅斯在15时背井离乡,走进了伦勃朗位于阿姆斯特丹的画室。到20岁时,他便回到自己的故乡开始了独立的画师事业。作为伦勃朗的得意门生之一,“他十分具有野心,一开始便画难度极高的圣经画。”Van Suchtelen说道。强烈的画风、明暗对比和温暖的色调,这些都是伦勃朗的绘画风格。但伦勃朗并不鼓励描头画角,他要他的学生们寻求新事物、新表达。《亚伯拉罕献子》(1653)和《基督祝福孩子》(1652-3)便是这种教育的结果。画中的小女孩略微忌惮、纯真的眼神楚楚动人。

尼古拉斯•梅斯 《偷听者》,1657年

偷听者

最让梅斯为人熟知的是他妙趣横生的风俗画。他是黄金时期描绘日常写照的大师。正在纺织的少女和老妇,正在打盹的女仆、偷听谈话的女主人、斥责孩子的少妇,或卖牛奶的女工和刚从市集回来的女子,她们都是梅斯画笔下的主角。我跟着Van Suchtelen走上莫瑞泰斯美术馆的2楼,在《编织蕾丝的老妇人》(1656)作品前停下。“画中的老人专注地扯动丝线,她的动作是那样从容,令我们禁不住静静地窥视着她。”Van Suchtelen说道。

行将展出的13幅风俗画中,《偷听者》(1657)一定会吸引你的注意。油画中的女主人披着头巾、身穿围裙,正偷听着走廊里女仆和情人的私语。她将食指放在唇上,面露微笑,促使观者一道屏息凝视走廊里发生的一切。梅斯对建筑结构和细节的描绘也十分出色,木制的门楣、楼梯和窗格,乃至挂画和地上的物件,事无巨细都栩栩如生地展现在帆布上,让观者得以一窥17世纪屋檐下的人间百态。

黄金时期的商贸发展促进市民群体的形成,带来了不同的艺术需求。屋檐下的生活成为荷兰社会一时间最热衷的油画主题。“梅斯的画作不但写实地描绘了幽默风趣的画面,还往往是道德针砭的寓言。比如《打盹的女仆》(1655)画中描绘的便是女主人用手指着熟睡的女仆,面露讥笑。”Van Suchtelen说道。他还将宗教画的笔触和明暗对照等艺术手法应用到屋檐下的舞台,创作出魅力十足的优秀作品。

左图: 尼古拉斯•梅斯,《编织蕾丝的老妇人》,约1665年 | 右图: 《淘气的打鼓男孩》,约1656年

肖像画大师

虽然许多人更喜欢梅斯的风俗画,但他的肖像画雍容华贵,不但色彩鲜艳、强烈,而且笔触细腻柔和。梅斯从17世纪60年代起开始为荷兰富裕的商人、贵族画肖像画。他将弗兰德画派的风格运用到肖像画中,吸引了许多的客户。“梅斯在1673年离开了故乡来到阿姆斯特丹,”Van Suchtelen说道,“这大概是因为阿姆斯特丹有业已形成的客户群。联想到3年前荷兰联省共和国遭遇法国和明斯特的侵略,这一年经济已经复苏,梅斯此行应是出于财政原因。”

左图:《雅各布•特里普肖像画》,1665年 | 右图:《玛格丽特•德格尔肖像画》,1669年

莫瑞泰斯美术馆还藏有一幅《雅各布•特里普》(Jacob Trip, 1665)的肖像画。画中人是17世纪荷兰最富有的商人之一,自然而然是梅斯重要的客户。由于该画还是他的早期肖像画作品,画布的背景阴暗、混沌,特里普先生身披传统荷兰贵族长袍,神情肃穆。有趣的是,“梅斯还为特里普的妻子玛格丽特•德格尔(Margaretha de Geer)画了幅肖像画,不过后者藏于多德雷赫特博物馆中,”Van Suchtelen说道,“在今年秋天的展览中,特里普先生将会和他的妻子浪漫重聚。”

Van Suchtelen手指着一幅《鹿与少女肖像画》(1671),让我欣赏少女身上的长袍那迷人的海蓝色。“明艳的色彩、古典主义的构图、法国风格的自然背景,乃至浪漫主义的古罗马服装是梅斯晚期肖像画的特征。他的人物往往雍容华贵。你看这幅五颜六色的家族集体肖像画。”Van Suchtelen向我说道。不过,在《阿姆斯特丹外科医生同业协会》(1679-80)这幅画中,我们又能找到伦勃朗的身影。画中的医生们向画外投来目光,仿佛他们的谈话刚被我们打断。这是伦勃朗在《布商行会的理事们》(1662)中用过的手法。

尼古拉斯•梅斯,《家庭肖像画》,1672-1674年

“尼古拉斯•梅斯之所以如此重要,在于他的画笔记录了荷兰屋檐下的社会。他在17世纪因为高贵、优雅的肖像画受到追捧,但18和19世纪的人们则为他的风俗画痴狂。特别是弗美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1665)和扬•斯特恩(Jan Steen)等人的作品,影响了人们对荷兰黄金时期绘画的想象。从这一层面来说,尼古拉斯•梅斯的作品代表了荷兰艺术的黄金时代。”Van Suchtelen说道。也因此,该展览会让参观者对黄金时期的荷兰社会以及画家们的生活有更深入的了解。

尼古拉斯•梅斯,《阿姆斯特丹外科医生同业协会》,1679-80年

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小贴士

展览:“伦勃朗多才多艺的学生尼古拉斯•梅斯”

时间:2019年10月17日到2020年1月19日 网站: www.mauritshuis.nl

其它展览: 致敬伦勃朗

镇馆之宝: 珍珠耳环少女之谜

图/Mauritshuis, Den Haag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