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图藏于伦敦国家美术馆,右图藏于慕尼黑新美术馆

Three Tints of Yellow

大概没有哪幅画比《向日葵》更使文森特•凡高被世人所熟知了。 “从最初的时候起,这3幅巨幅的向日葵帆布油画便被认为是他最好的作品和他技艺的核心。 凡高同他的挚友保罗•高更(Paul Gauguin),以及当时的评论家也都这么认为。通过运用单一颜色的不同色调,凡高得以创造出一幅强烈的画面。向日葵标志性的画面已然成为凡高艺术天赋和他对太阳与光芒的爱的象征,”阿姆斯特丹凡高美术馆策展人Nienke Bakker告诉《hi欧洲》。博物馆藏有其中一幅向日葵,在经过研究和修复工作后,正筹备在今年夏天举办一场与之相关的大型展览。

凡高在1887年住在巴黎的时候开始画向日葵。“凡高一直很爱花。在巴黎的时候,向日葵捉住了他的心。于是他用真实尺寸画生长在蒙马特(Montmartre)花园里的向日葵,并画出了4幅已经开始凋萎的向日葵切花,”Bakker说道。

当巴黎的日子将他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时,文森特决定搬到法国南方去住。他为这里明亮的阳光和色彩感到愉悦,开始充满热情地工作。他画鲜花盛开的果园和收割庄稼的农民。他的风格变得狂放和更富表达性。与此同时,文森特在向提奥的信中写道,他将在阿尔勒(Arles)为艺术家群体创办一个“南方工作室”,这样提奥就能在巴黎卖他们的画。带着“艺术家殖民地”的幻想,文森特在“黄色小屋”里租了4个房间。保罗•高更是第一个——后来也是最后一个——和文森特一起搬进去住的画家。

文森特·凡高,《向日葵》,1889年,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文森特·凡高基金会)

高更的向日葵

文森特知道高更对他画的向日葵爱不释手。于是,在等高更的时候,他画了许许多多的巨幅向日葵来装饰黄色小屋。“对他而言,向日葵意味着高更,当然黄色也是南方的太阳和阳光的颜色。他喜欢这些花,还因为向日葵很狂放,未经教化,是乡村风景的一部分。后来,他在给高更的信中写道,质朴的向日葵象征感恩——对与自然贴近的生活的感恩,这是他长久以来一直向往的,”Bakker说道。

凡高和高更在阿尔勒的向日葵色小屋里度过了9个星期。这段时间对两位画家而言都是十分高产的阶段:凡高画了36幅帆布油画,高更完成了21幅。这些作品中也包含画家之间互相画的肖像画。两人的合作十分密切,也因此加剧了他们的分歧。在他短暂地入住黄色小屋期间,高更画了一幅工作中的凡高,取名《向日葵画师》。高更将向日葵称作“完全属于文森特风格的典范之作”。

和高更争执爆发后已经过了一年,凡高经历了一次精神崩溃,此时他重返向日葵的主题,依据他此前画的系列作品又画了3个版本。艺术评论家们依然着迷于凡高用不同色调的黄堆叠起来的细节精度和深度。由于19世纪颜料制造工艺的创新,这些明亮的黄色色调对画家而言是全新的,凡高正是最早运用这些颜色的画家。

画向日葵的凡高,保罗·高更,阿尔勒,1888年,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向日葵是我的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持有的向日葵画是幅强有力的作品。除了黄色的3种色调外便不再使用其它颜色,凡高却实现了颜色之间无与伦比的和谐。即便在当时,凡高立刻认识到他创造的画有多么重要,并写信告诉他的弟弟,他的向日葵是如此与众不同,它们标志着画家的身份。其他的画家因为画像芍药或蜀葵等独特的花而被人所熟知,“向日葵则独属于我,”他写道。

“向日葵是十分具有野心的作品。凡高想要证明自己是名着色大师和现代艺术家。他当然成功了,知道他创造了很好的、绝无仅有的作品,并借用这些作品来表达自己。这么多版本的向日葵也进而说明向日葵对凡高的重要。毫无疑问,这些花表现出凡高——作为艺术家和一个人——是多么热爱色彩、阳光、花和大自然,”Bakker告诉《hi欧洲》。

文森特·凡高,《两朵向日葵静物画》,1887年,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新近邀请一个国际专家团队运用最新的科技研究《向日葵》。他们想收集到尽量多关于帆布、底漆和颜料,以及这幅作品早期进行的修复工作的信息。 他们的第一个结论是:这幅作品不可以再外借了。从今往后,它得一直留在阿姆斯特丹。

对油画帆布的X光扫描发现,文森特•凡高使用了2种不同的铬黄颜料,其中1种会被光线催化降解。“一些颜色在长久的光线接触下已经变色。右边那支向日葵的花蕾和签名原本呈现紫色调,现在因为红颜料的降解,变成了浅蓝色,”Bakker说道。“同样地,一些黄颜料的颜色也会变深,所以你现在看到的色彩和凡高完成创作时的色彩并不一样。”

帆布上的颜料并不是研究者注意的唯一地方。他们还用电脑分析这些刚修复完的作品的布料编织,借此确认画家在创作时使用的是哪卷布。有8幅创作于1889年1月的画都出自同一卷布料,它们是凡高在切下耳朵被送进病院后、出院时画的。

艺术专家在研究凡高的《向日葵》 图/Rene Boitelle

全世界

终其一生,凡高只卖过一幅画,而且不是他的向日葵。当他在1890年7月29日死后,他的所有向日葵作品都被提奥继承。它们今天已经遍布世界各地,在阿姆斯特丹、慕尼黑、伦敦、东京和费城的博物馆里展藏着。通过脸书的实景360度展览,这些向日葵在虚拟世界里重聚到一起。

正如同凡高在1889年渴望的,向日葵在最后成为了他的独有之花。没有这些花,任何一个凡高展都不算完整。世界各地的人们拥有这些著名花朵的复制品或者简易的贺卡,这便是对向日葵之伟大的最好证明。

凡高博物馆的纪念品

小贴士 - 凡高博物馆

修复完成的《向日葵》已重新在凡高博物馆展出。这个夏天的“凡高和向日葵”展将介绍该画的修复工作。届时还将有25幅关于向日葵主题的其它馆藏作品一同展出。想近距离欣赏凡高画作,请在官网预订参观门票,博物馆暂不提供现场购票。

凡高和向日葵特展时间:2019年6月21日至9月1日 购票网站: www.vangoghmuseum.nl

凡高博物馆

想要了解凡高的故乡吗?那就看看 丹博斯和它的画家们 吧。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