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don in bloom: discover Columbia Road Flower Market

购买鲜花也许不是你伦敦之行目的清单上的必做事项。确实,它看起来毫无新意。然而,参观英国最古老的花市却是一件值得尝试的事情,尤其在阳光明媚的春季,四处都将是明亮的令人愉悦的色彩。

哥伦比亚路花卉市场(Columbia Road Flower Market)位于这座城市的东区(East End),这是一个传统上以工人阶级而闻名的地区,过去不安全也不美观。如今,哥伦比亚路花卉市场已经成为当地人、伦敦人和游客周日散步的首选。

如果说花卉市场拥有悠久的历史,那么这个地区本身的历史就更为源远流长了。东区过去属于郊外,它位于城市的城墙外,是那些被赶向屠宰场的绵羊的食草之地。随着国外移民的涌入,这片地区不断地扩张壮大。尤其是在17世纪时,查理二世国王(King Charles II)允许来自法国的宗教新教徒(胡格诺派)过来定居。但与其说是出于慈善原因,不如说是出于商业头脑。善于丝织的胡格诺教徒将东区视为他们的家园,为这片地区带来了利润丰厚的产业。当这一产业开始萎缩时,东区随后遭遇了命运的变化;在19世纪,犯罪和贫困笼罩着这片地区,它也因为肮脏的街道、烟尘和污浊的空气而臭名昭著。

改变现状需要一位慈善家:富有的女继承人Angela Burdett Coutts试图通过建立一个小型室内市场来重振商业(这个市场被称为哥伦比亚市场,这是以她多年前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建立的一个主教辖区命名)。当地人似乎并不喜欢搬到室内,于是她又尝试在街道上开了一个小市场,故事就这样慢慢开始了。

最初,集市只在周六举行。然而由于附近的犹太人人口旺盛,于是很快就有了周日集市。周日集市发展迅猛,以至于周六市场遭受重创而最终关闭。由于市场附近的房子都带有花园,于是附近市场上的商人开始把植物放进出售的商品行列中。

这片地区在20世纪的战争中受到重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它遭到了严重轰炸。在20世纪70年代前,它已经成为一个你绝不想游览和居住的地方。然而由于当地居民的努力,市场的名声慢慢得以提升。今天,它已经成为了伦敦最为真实亲切的游览目的地之一。

最佳的游览方式是在它8点开始营业后就来到这里,那时市场相对平和宁静。稍迟一点来到市场的话(下午2点市场歇业),可以获得对花卉植物讨价还价的机会。

从肖尔迪奇(Shoreditch)和市中心来到这个集市,鳞次栉比的商店和鸟笼酒吧欢迎着游客——之所以这么命名,是因为胡格诺派教徒过去常常用鲜花和笼中鸟来装点他们的家。

不久后,商人们推销产品的声音就不绝于耳:试着听听古老的标志性伦敦俚语吧,在东区它们可地道又典型。价格和花卉的名称在这里被尽可能大地喊叫出来,其间还参杂着问候与笑声:“五(儿)块钱一盒”“十块钱两个”。市场竞争激烈,为人们带来生动真实的体验。有一些商贩已经在这里经营好几代了。他们是市场的中坚力量,有很强的社区意识,彼此熟识。

有些人专门经营特定类型的花卉:有兰花商贩、多肉植物摊位、室内植物、异国花卉和种子摊位。不管怎样,这里都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各种色彩和形状,它们在任何季节都能让你心情愉悦地在人潮中穿行。这里也是摄影师的喜爱之地,到处都是令人惊叹的色彩。

商贩的摊位在市场的东侧结束,在他们的身后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在这些建筑中有许多古怪有趣的商店和咖啡馆。这条街是英国首都仅存的汇聚了独立商店的街道之一,这些商店值得探访,但也意味着需要走在鲜花摊的后面。Keeping House出售任何你想让你的生活更环保的东西(从可重复使用的水瓶到用竹子做的儿童餐具);哥伦比亚陶器(Columbia Pottery)是一个可爱物品的宝库,包括老式士兵玩具和汽车;哥伦比亚百吉饼咖啡馆(Columbia Bagel café)出售新鲜出炉的百吉饼,里面塞满了熏鲑鱼、奶油芝士、培根和鸡蛋等经典美食。

在哥伦比亚路后面就是庞德街(Ezra street)的十字路口:这里没有鲜花,铺满了鹅卵石的道路让你如同走进了往日时光,你彷佛走进了查尔斯·狄更斯的小说,漫步在19世纪的昔日氛围中。几个烧烤着新鲜培根和鸡蛋三明治的露天烧烤架和二手古董店延伸到了街道。船夫扫望着街道,寻找着咖啡馆。网络达人们以这街道上复古的标识和店铺立面为背景拍着自拍照。如果你想寻找街道上的艺术品,不要错过Lilly Vanilli法式蛋糕房的小蛋糕,也不要忘了光顾Play Vinyl的珍藏碟片。哥伦比亚路不只是关于花朵,这里有太多的东西等待你的发掘。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