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库肯霍夫国家公园的执行总裁Bart Siemerink指着风车后一望无际的花田说,“这是我们的邻居,全国最大的鲜花生产商之一,也是我们的供应商之一。这些花田是为何库肯霍夫今日只能建在这里,且无可复制的原因,因为我们立在荷兰鲜切花田的中央。”

风车, 木鞋,奶酪,梵高与向日葵,击败所有这些荷兰印象,库肯霍夫国家公园携着国花:郁金香当仁不让成为维基百科荷兰词条的唯一一张图片介绍,同时也在全世界旅行者的宝典: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上占据了一耦专栏地。不过可能你不知道:这座紧挨着迪拜奇迹花园,位列世界第二大的花圃自15世纪起,便开始为皇室服务,所谓血统纯正,角色多样:曾做过狩猎场,伯爵夫人的草药种植园;还与阿姆斯特丹的地标 Vondel Park在19世纪共用一位“造型师”。 然而,库肯霍夫绝不仅仅只是一座有名的花园,它同时是荷兰整个花卉业的伸展台。“15%的访客来自花卉产业。”Siemerink告诉《hi欧洲》。能被库肯霍夫相中,成为供应商在此展示自己的鲜花对众多花商而言,意义非凡。 无怪乎,如今的库肯霍夫虽转向对公众开放,却依旧低调典雅,贵族气质挥之不去:每年,众多的申请者中仅有100位能有幸入围花商名单;此后,30名园艺设计师根据当年的主题与不同的花种对花园进行外观翻新;最终,7百万株球茎花种经花农。 “人们常常会忽略,这里的每一朵花都由人工种植。这里没有机器,这也是为什么每一位在库肯霍夫工作的团队成员每一周必须有一天要参与种花。这项工作受到大大追捧,不过因为有些员工承受不起大强度的体力劳动,现在削减到半天。”Siemerink说。 数以万计的花在这里展出,但红色郁金香艳压群芳,保持长盛不衰。“我们虽有能力造出世上最美的花园,但如果我们没有了红色和黄色的郁金香,那估计大家会造反闹革命。”Siemerink言之切切。

游客,花卉商与花农的派对

重商的民族个性不仅帮助库肯霍夫从“皇家私人花园”转型成为“花卉展览”的旗舰品牌,更一定程度上辅助荷兰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花卉出口国。目前,荷兰花卉园艺业占本国农业总产值的42%。出口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花卉业的发达使其成为许多荷兰人的“饭碗”。以上的繁荣景象离不开库肯霍夫为荷兰花卉业做的“形象工程”。此外,库肯霍夫热衷于让自己成为爱花人,花农和花卉开发商的交流平台。在其院内中央的玻璃暖棚内陈列着每年入选的100位花农的得意之作。每一个郁金香方正上标记了编码,根据编码在开园后,花种名与花农的名字会在牌子上标出。这样,无论是爱花人或是花商都可以轻易找到花的主人。作为花卉展览平台不久之后,库肯霍夫的管理者发现,“花虽美,却年年日日几多相似”,难有新意成了品牌发展的瓶颈。因而,长于创新的荷兰人有了一个新思路:为每年的开园策划一个特定的主题,期间围绕主题添加各种适合不同人群的主题活动,而主题选定有三个宗旨:是否能在视觉上表达美感?是否足以代表荷兰?是否能尽可能多得达成与荷兰其他旅游项目的合作,提携其他同行?今年的主题是纪念梵高逝世125周年,为此,花园一角设计了一座由郁金香组成的梵高自画像与其名作向日葵的组合花田。以色彩丰富而闻名的郁金香被园艺设计师当成颜料作画。这不仅体现了足够的创意,也是对技术的考验:每一株郁金香都进过筛选,测量,才能在开园期内保证作品的平面高低一致。

未来计划:做自己,不扩建

对于大多组织而言,扩张意味着更多的权力与影响力。而库肯霍夫的执行总裁Bart Siemerink告诉《hi欧洲》,组织的未来计划就是:保持规模,不扩建,不连锁,不复制。比起与那些财大气粗的财团合作,将园品牌扩张到海外:比如去中国指导,建一个中国版“库肯霍夫”,好比迪斯尼的品牌效应,库肯霍夫似乎更愿意将精力和时间放在园艺设计的创新上面等,以保证每一年都能美丽示人。而这已然是一项大工程。 组织仅仅拥有45名全职人员,为了在每年的8周开园期内接待世界各国的百万游客,每天需额外配备近千名临时工与志愿者; Siemerink告诉《hi欧洲》,“开园日的前几天,大家提前到位,餐厅员工忙得连轴转,喷泉也会悄悄打开,那种兴奋感,让人着迷。”最有趣的要数,园内的所有园丁在闭馆期间专心种花,开园时则转为业余导游,还给有兴趣的游客提供园艺指导。 多么世外桃源式的工作氛围!难怪据总裁Siemerink说,“从没有人在这座花园里争吵,这地方让人开心。因为每个人都爱花。”

更多文章: 玩儿转郁金香公园的全新攻略!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