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BDRT

Finding the Count at Chateau D’If

随着船只上下颠簸,我们欣赏着伊夫堡的美景,而眼前的画面正是大仲马首部畅销巨著中的主人公曾经看到过的。当然了,游客们看不到黑森森的岩石上的黑暗城堡,他们只能看到耸立在湛蓝的地中海上的历史古迹。

有些游客攀爬岩石,最后只看到已成废墟的伊夫堡,因而感到失望。但是如果来到马赛,却不拜访这座臭名昭著的城堡,将会是一场遗憾,就好像来到巴黎却没有看到埃菲尔铁塔一样。

这是因为伊夫堡之于马赛,就好像阿尔卡特拉斯岛(Alcatraz)至于旧金山。伊夫堡是一座位于马赛往西3.5公里的监狱岛,这里的岛群拥有美丽的风光、宁静的海湾、蓝绿色的海水、天然的海滩、带沙的溪流和令人震撼的石灰岩悬崖。地中海明媚的阳光使得海水波光粼粼,岛屿的小气候又为稀有植物的发荣滋长提供了环境。

16世纪的时候,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在这样美丽的小岛上建造了一座堡垒,并取名伊夫堡。但是君主们发现城堡建造不精,而且没有实际价值,于是将伊夫堡被改造成一座监狱。法国的新教徒们在17世纪仍被大规模地逮捕入狱,伊夫堡为这些宗教囚犯提供了相对较好的监狱条件。当然,前提是他们要付得起这些囚室的租金。关在下层的囚犯,他们的预期寿命只有八个月,但是他们如果每月支付这笔租金,就可以搬到上层的囚室里过“正常人”的生活。这些较好的囚室有窗户、烟囱,也有更多的空间。许多政治犯也关押在这里,包括革命英雄米拉波伯爵 (Mirabeau )和1871年的巴黎公社成员与支持者。直到1914年,伊夫堡才释放了最后的一批囚犯。

基督山伯爵

如果亚历山大•仲马没有在1844年的夏天将他笔下的主人公关押于此的话,成为废墟的伊夫堡将会同法国遍地都是的历史遗迹一样,成为一座不知名的漂亮建筑遗迹。

在那个年代,书籍十分的昂贵,所以小说一般都是先在报纸上连载,在读者间自由传阅。唐泰斯的故事刚开始连载便获得了成功。当时的大仲马还在写《三个火枪手》和其它著名的小说,所以这部小说的第三个部分迟迟没有发表。不满的读者怨声载道,以至于作家不得不写信向报社道歉。

《基督山伯爵》的故事围绕一个名叫唐泰斯的男子展开。在他的新婚那一天,无辜的他被指控犯下叛国罪、被逮捕,未经审判就被关进了伊夫堡——马赛城外一座阴森的小岛监狱。

被关在伊夫堡六年后,正当唐泰斯处于自杀边缘之际,他遇到了绰号“疯子神父”的意大利囚徒亚伯•法利亚(Abbé Faria)。法利亚神父挖的逃亡隧道和唐泰斯的囚室相通,在接下来的八年里,他为唐泰斯全面地传授语言、文化和科学的知识。当意识到自己行将死去,他将藏在基督山岛上的宝藏所在告诉了唐泰斯。

图/defimonte-cristo.com

defy逃离伊夫堡

现实中的伊夫岛海面上惊涛骇浪,使得从监狱里逃亡困难重重。但是每年在这里举行的名叫“挑战基督山”(Le Defy de Monte Cristo)的游泳竞赛说明,逃离伊夫堡并不是不可能的。小说中的唐泰斯在好友法利亚神父死后,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逃亡戏。他藏在神父的裹尸袋里,等守卫将他掷入海中的时候,突破重围的唐泰斯游到了附近的一座小岛上。一艘停靠在基督山的走私船救下了他。

唐泰斯在基督山岛上找到了财宝,但是漫长的监禁不可挽回地改变了他的人生。他年轻的韶华都逝去了;他的父亲也穷困而死。他的未婚妻丧失了等待他的信念后,嫁给了他最大的仇敌。唐泰斯乔装成强大而又神秘的基督山伯爵,走进了19世纪30年代的巴黎上层社会,对那些串谋陷害他的人展开复仇。

在1846年的一月,当大仲马写完分为18个部分的小说后,人们深深地为这个故事着迷,以至于这部小说得以整部单独出版。唐泰斯的故事很快被译成20多种语言。作为第一部国际畅销著作,它的读者之广远至古巴的雪茄工厂。世界上有不可计数的读者都知道伊夫堡的存在,哪怕他们可能不清楚法国在哪里。大仲马很快将故事写成一部舞台剧,随后第一部改编电影在1907年拍摄完成。迄今,已有30多部电影和电视剧诞生,还有一本日本漫画也讲述了唐泰斯的故事。

这个蒙冤入狱、丧失爱情和矢志复仇的故事每年都不断地吸引着无数的游客来到这座小岛。伊夫堡是不少现实与小说描写情景交融的地方之一。一间地牢里的囚室便足以让游客感受到那些可怖的往事,尽管这位著名的囚犯从未是真正的历史人物。

图/BDRT

Tips

弗留利到伊夫岛快线 (Frioul If Express) 从博爱码头(Quai de la Fraternité)发船。

购票请至: www.frioul-if.express.com

“挑战基督山”

最重要的一场海上游泳竞赛盛事,每年在六月的最后一周举行。

届时成千上万的选手将重游唐泰斯逃离监狱的路线。 defimonte-cristo.com

更多文章: 水手之城

更多文章: 马赛其城 Guide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