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日城堡山丘上的风景 图/WBT-DenisErroyaux

Liège's Underground Cathedral

“这里就是圣兰伯特大教堂(Cathédrale Saint-Lambert),列日最引以为傲的建筑瑰宝,”Anne Kopijasz导游信誓旦旦地说道。我四下张望,却不见教堂的踪影。“7000年的历史里,列日只是游牧民族的落脚点,直到兰伯特主教在列日被行刺后,朝圣者才使列日渐成规模,成为中世纪的一座重镇,”Anne继续说道,“不幸的是,法国大革命用30年的时间将这座象征教权的庞然大物夷为了平地。”

“大教堂并没有消失。它的砖石被用于建造新的城市,圣兰伯特的骸骨和珍宝被送到了新的大教堂(Cathédrale Saint Paul),11世纪的施洗盆被送到了圣巴塞洛缪教堂(Collégiale Saint-Barthélemy)。”Anne带着我走进考古博物馆(Archéoforum),没想到在圣兰伯特广场地底,竟藏着三座消失的大教堂的遗迹。那里是中世纪时的市集,这里是教堂的墙垛,列日的历史就是在这片广场上开始的。

圣兰伯特广场 图/WBT-DenisErroyaux

主教宫

统治列日的主教住在广场北侧的亲王主教宫(Palais des Princes-Évêques)里。11世纪时有诗写道:“列日呵,感谢上帝赐予了你诺特克(Notker)主教。其它的,都感谢主教吧。”正是诺特克主教在世纪之交时,建造了宫殿、列日的第一道城墙、许多教堂和壮丽的圣兰伯特大教堂。这些圣兰伯特的后继者们不但是信仰的领袖,还是教区的统治者。他们中甚至有人担任罗马教廷的枢机主教。

今天的主教宫被用作瓦隆的省政府与司法宫,游人可以走进与大门相接的第一庭院。宫殿格局基本是埃拉•德•拉马克(Érard de la Marck)主教文艺复兴时的扩建,整体是带着法国色彩的新哥特风格。回廊里的雕像、拱顶、石壁和细塔,无不彰显着教权的神圣。“埃拉主教和西班牙王室很亲密,因此了解了许多新大陆的事物,”Anne说着,带我在庭院的柱子上寻找菠萝、向日葵和印第安人这些来自美洲的异域图案。

主教宫 图/WBT-JosephJeanmart

方块区

1803年,革命的狂热消退后,人们渴望一座新的大教堂。列日人于是找到方块区(Le Carré)的圣保罗教堂,开始修玻璃、画壁画、建钟楼,还将原先大教堂的圣人骸骨和金银珠宝都运了过来,打造出新的圣保罗大教堂。连尖塔上的49枚铃铛也多是千年前圣兰伯特大教堂的原件。也许因为主教座的迁址,方块区的运河被填平,餐厅、酒吧和剧院鳞次栉比地遍布在步行道间,成为了一片充满活力的乐土。

拜访圣保罗大教堂,不要错过那件镶着金银、刻满天使和圣人的石棺,相传里面躺着圣兰伯特的骸骨。神坛的右侧还挂有一幅描绘了《圣兰伯特赴朱比耶之宴》(Saint Lambert au Banquet Jubille)的巨幅油画。画中的圣人在众人劝阻之下,直指法兰克王国的宫相丕平二世和他通奸的情妇阿尔派达(Alpaïde),斥责二人对婚姻的亵渎。心生不悦的阿尔派达将年幼的儿子护在怀中,身后的阴影里站着她的哥哥,暗示圣兰伯特之死便是阿尔派达指使她的哥哥刺杀的。圣兰伯特也因这个故事被奉为婚姻的守护圣人。

桑切斯木偶 图/O.T.Liege-MarcVerpoorten

市集广场

虽然是主教治国,但这座城市从来就不死板乏味。到市集广场上感受老城的活力吧。狭长的彩色房子、法式古典风格的市政厅、酒馆、餐厅、咖啡馆,五颜六色的游人和他们手中的法棍,这些都构筑了列日的一派生机。市政厅前的帕罗恩(Le Perron)石塔原先刻着石狮、王冠与十字架,象征主教的权威。今天,石塔被改造成喷泉,王冠被挪去,雕刻出美惠三女神,它成了列日市民自由的象征。

广场上还有一座方形喷泉,上面的悬丝木偶吸引了我的注意。“这个木偶叫作桑切斯(Tchantchès),瓦隆特别常见的名字,”Anne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只木偶来。只见桑切斯身穿蓝大衣、红围巾和木鞋,鼻子和脸颊红彤彤的。“桑切斯是最地道的列日人,他死板、大嘴巴、不喜欢繁文缛节,但是心地善良,大家都喜欢他。据说他还误打误撞成了查理大帝的谏官,立过汗马功劳,”Anne笑着说道,“当然了,桑切斯和列日人一样都喜欢peket酒和华夫饼,因为喝酒鼻子才会那么红。”说罢,隔壁一家叫作“不小心遇见华夫饼”(Une Gaufrette Saperlipopette)的烘焙店飘来一阵香味,惹得我们垂涎三尺。

城堡外的天使小巷 图/WBT-DenisErroyaux

城堡外

老城的北边是个山丘,诺特克主教建的城墙从山脚下包围住列日城,城墙外的路于是就叫作“城堡外”(Hors-Château)。不同教派的修士们来到列日后,纷纷都选址在城堡外建造修道院和教堂,一来清净、远离尘嚣,二来能在山上种植蔬菜。后来,城墙的圆圈太小了,主教又在山上和默兹河外建了城墙,这些修道院便被纳到了城里。在Anne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许多清幽、墙壁里摆着天使的小径,找到了许多教堂和修道院。

瓦隆生活博物馆(Musée de la vie wallonne)是方各济会修道院的旧址。C酿酒厂(Bratisserie C)以前是贝居安修会的隐居之地,现在酿造100%地道的列日啤酒。著名的布埃伦山步道(Montagne de Bueren)的低处也有一座女修道院。走上步道吧,两旁的花园和民房,还有身后的列日老城景致都美不胜收。虽然山丘上的城墙和城堡已经坍塌,但漫步在遗迹之间的绿地上,依然能感受到历史的波澜。

布埃伦山步道 WBT-DenisErroyaux
C酿酒厂 图/IsabellHarsin

默兹河岸

列日最华丽的建筑要数库尔提乌斯博物馆(Le Grand Curtius)了吧。这座莫桑风格的豪宅是16世纪武器商人的宅邸。它临河而建,用最恢弘的气势和最绚丽的色彩迎接着从荷兰和法国乘船而来的顾客。博物馆内藏有数万件武器弹药,从千年古剑到二战枪支,无所不有。正如雨果在一封1842年的信中写道,列日已经不再是那座圣兰伯特的、祈祷和征战的城市。它成了买卖军火、冶金和玻璃制造的中心。

库尔提乌斯博物馆 图/WBT-J.P.Remy

旅途的最后,我来到默兹河的码头。这里举行的巴特周日市集(La Batte)是比利时最古老、也是最大的市集。“从蔬果、熏肉、奶酪,到香肠、蛋糕,甚至小动物,你都能在巴特市集买到,”Anne充满遐想地说道,“当然了,记得还要到岸边的小酒馆里吃经典的列日肉球佐薯条,配上一杯大名鼎鼎的列日咖啡。”对面咖啡馆(Le Bistrot d'en Face)是一家欢快的里昂酒馆风餐厅。店主像只蜜蜂般在狭小的空间里飞到桌与桌间,吹嘘着他“从诺曼底来的鲜牡蛎”、最地道的炖牛肉和焗蜗牛。但是待你第一口下肚,便会为列日的法餐而深深折服。

巴特周日市集 图/WBT-J.P.Remy

你想拜访比利时的列日吗?快快查看 列日的朝圣之旅指南 吧。

版权声明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