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图码头 图/安娜丽

The Most Beautiful Valley in the World

在从皮尼奥(Pinhão)回去的路上,我们注意到一尊头戴宽帽、身披斗篷的男子雕像。雕像高高立在山头,周围生长着漫无边际的葡萄藤。这位斗篷先生正是因为葡萄酒而出名。他的名字是桑德曼(Sandeman)。在欧洲长大的每个孩子都熟悉这位神秘的斗篷先生,他在广告中总是先你一步进到房间,在桌上留下一瓶葡萄酒后就不见了踪影。他留下的酒可不是一般的葡萄酒,而是波特酒(Port),一种在葡萄牙北部杜罗河(Douro)一带酿造的香甜葡萄酒。

波特酒的全部故事,以及杜罗河的其它宝藏,只有到河里才能找到。当你坐在阳光甲板上,身旁就是泳池,船只驶过翡翠绿的葡萄田地,你抿一口用生长在这里的葡萄酿成的酒,感受着杜罗河游轮带来的轻松惬意。葡萄园沿着杜罗河曼延了100多千米,直至西班牙边境。乡村美景里散布着许多漂亮的传统民居。

我坐在MS Miguel Torga号上,这是泛欧邮轮(CroisiEurope)在杜罗河上的6艘船之一。泛欧邮轮是一家迅速扩张的法国家族企业,在欧洲、亚洲和非洲的各大河流上运营着游轮服务。他们有舒适的游轮、负责的员工,还有诱人的当地美食。我们稍后即将上岸拜访的波尔图(Porto)和杜罗河都是欧洲发展最快的游轮目的地之一。

泛欧游轮

种植葡萄

常有人称杜罗河河谷的风景甲天下,这不无道理。但对当地居民而言更重要的是,它还有非常利于种植橄榄、杏仁和葡萄的小气候,这些都是波特酒需要的原料。我们此行经过的皮尼奥一带,被认为是波特酒产区的中心。你还将看到在那几乎要径直冲进河里的山坡上一座座风景如画的葡萄酒庄。

人们在2000年多年前就已经学会怎么种植葡萄了。即便在今天,由于河流两岸的山丘上没有足够的空间运行机器,采摘葡萄依然是手工进行。外面的世界早在1678年就发现了波特葡萄酒。在一次到杜罗河的度假里,两位绅士拜访了拉梅骨(Lamego)修道院院长,后者用一种“特别可口、甜蜜、无比顺滑”的葡萄酒招待了他们。这两位英国绅士大爱这种酒,以至于买下了院长的所有存货运回英国。今天,许多波特酒的品牌名像桑德曼都是英文名,尽管这位神秘的斗篷先生显然是个葡萄牙人。

沿河风光

图书馆和教堂

不过葡萄并不是这段旅途的看点。我们每天都下船远足,并发现了葡萄牙的两大建筑瑰宝:教堂和图书馆。第一天的游船结束后,泛欧邮轮的导游带着我们来到里奥镇(Vila Real),16和17世纪的贵族们在这里建造了许多壮丽的宫殿。这里有一座Solar de Mateus的宅邸,据说它是整个葡萄牙北部最美的豪宅。这幢18世纪的建筑位于山林掩映的风景中,外景是花岗岩和白色的墙壁,带着启蒙时代的华丽风格。厚重的壁架上装饰着雕像和巴洛克风格的壁柱,还有一座让人赏心悦目的花园,里面有方形灌木、雪松走道和更多的雕像。

宫殿里最惊艳的房间是图书馆,导游骄傲地向我们展示了图书馆庞大的藏书:早期书籍、文件、证书、瓷盘,以及其它关于1817年的首版《卢济塔尼亚人之歌 》(The Lusiads)的物件。这部葡萄牙史诗是Luís Vaz de Camões在澳门流放期间写下的。该史诗描写了葡萄牙在15和16世纪的大航海,现在被保存在玻璃柜中。对当地人而言,这部史诗显然意义非凡。在这个国家的每个地方,你都会被葡萄牙人提醒他们过去的辉煌。在那个黄金时期,他们探索这个世界,有的是卓越的学者和作家,在葡萄园上建造了美轮美奂的殿堂。

还有教堂。在第二天见到第一座拉梅骨教堂后,许多教堂纷至沓来。一座比一座华美,装饰着镀金的木制雕像和描绘圣经故事的azulejo蓝白色瓷砖。一座献给救济圣母的圣殿优美地坐落在城市之上,钟塔立在两侧。它的686级巴洛克台阶连接着圣龛,每一级台阶都装饰着瓷砖画。

在台阶与道路相交的地方,我们被带到一座小巧的酒屋。在这里,我们再度遇见了神秘的桑德曼斗篷先生,他的图片布满了所有墙壁。当我们喝着葡萄酒,吃着伊比利亚火腿时,他的神秘故事让我们回味无穷。

波尔图的码头

波尔图的波特酒

香甜的葡萄酒是以这座活力四射的波尔图命名的。这座繁华的大都会拥有丰富多彩的生活。作为欧洲古城之一,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

最著名的宝藏埋在河流对岸的小镇盖亚(Gaia)的河滩地下。我们的船只第三天停泊到这里。远近闻名的波特酒的酒窖就藏在此地。17世纪时这种酒被大量从波尔图的港口运送到其它欧洲国家,投入市场,正是在此时取名波特酒。我们在晚上参观几座很大的酒窖。逾百万升的波特酒被藏在这些巨大的钢铁或木制的容器里。 当我们行走在酒桶间时了解到,波特酒的甜是因为发酵过程在第一天就停下了,这时酿酒师会加入另一种烈酒来强化葡萄酒。我们也学会了鉴别酒的颜色:宝石红是鲜艳红色的果酒,而茶色是在木桶里陈酿的金褐色葡萄酒。

第二天早上我们离开河轮的温床,坐上雷贝洛船(Rabelo),一种早在13世纪就用来将葡萄酒从河谷运到波尔图的木制帆船。现在船上多坐着游客。这些葡萄酒驳船曾经在历史战役中投入使用,在拿破仑军队于1809年侵略城镇时,帮助葡萄牙和英国士兵打赢了战争。当时逃难的人群将大桥压塌了,威灵顿公爵率领着他的英葡联军用轻盈的雷贝洛组成的船队两边夹击了法国军队。

商人的宫殿

既然葡萄酒对这座城市而言有如生命之水,它最重要的建筑并非国王宫殿而是壮丽的证券交易所 也就不足为奇了。葡萄酒贸易在这里进行,但凡与葡萄酒相关的争端也在这里解决。玛丽二世王后在1841年将修道院的遗址赠送给城市的商人们,后者立即决定在这里建造商人公会的大本营。宫殿内部直到1910年竣工,由数位艺术家装饰得富丽堂皇。

虽然不是王宫,但它着实是一座壮丽的宫殿。中央的庭院上面是一面巨大的铁框八角玻璃穹顶,手工绘制着葡萄牙和在19世纪与它有贸易往来国家的徽章。庭院的后方,装饰精美的楼梯连接着上方的楼层。这里有好几个房间:法庭室、会议室、黄金室,里面展示着家具、绘画、雕像和其它艺术品。宫殿内最不可错过的房间无疑是阿拉伯室,它用19世纪流行的摩尔复兴风格建成,充满了异域风情。时至今日,这个房间仍被用作重要人物和国家元首访问波尔图时的会客大厅。

涌入的财富也浇灌了艺术的土壤。波尔图人气最高的景点之一便是被誉为“世界最美的书店”的哥特风、多层建筑莱罗书店(Livraria Lello)。鱼贯的游客每天在门外排队,以至于书店不得不开始收门票。在过去,这里一直是葡萄牙的知名作家和诗人售书的地方。《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在波尔图教授英文时,曾到书店待过一段时间。当这个故事传出去后,它门外的队伍就变得更长了。书店内奇形怪状的曲线楼梯,还有那些仿佛具有生命的装饰物和书籍,让我们确认它的确是《哈利•波特》书中的场景。

邮轮上的房间

最后一杯葡萄酒

我们最后的远足拜访了葡萄牙的摇篮吉马良斯(Guimarães)。这座漂亮的中世纪城池有迷宫般的雕像,充满诗情画意的广场上围绕着14世纪的建筑。我们被带到布拉干萨公爵(Duke of Braganza)的宫殿。即使作为贵族,在中世纪的生活也有点简陋。我们得知,公爵是整座城堡里唯一有床可以睡的人。墙上栩栩如生的挂毯是用来增强房间隔热效果的,因为城堡总是又湿又冷。

隔天即将离开河轮,我们在最后一晚的聚会中,喝下最后一杯波特酒。这座舒适的移动酒店和它友好的员工在过去一周成为了我们的另一个家。离开泛欧邮轮此井然有序的世界,离开它的美景、远足、传说、舞蹈演出的夜晚和丰盛的美食,让人依依不舍。但河轮已靠岸,正等待着下一群乘客上船。它将再次扬帆起航,驶往世界最美的河谷中。

CroisiEurope泛欧邮轮小贴士

游览葡萄牙和西班牙最好的方式便是杜罗河邮轮了。如画的美景和璀璨的文化伴随着你一路的航行,还有无比可口的佳肴供你享受。

网站: www.croisieurope.travel 邮箱: info@croisieurope.travel

你想乘坐泛欧邮轮游览美丽的杜罗河吗?那就快查看 杜罗河邮轮航线 吧。

塞纳邮轮: 塞纳河法国英雄传

游轮攻略: 在流动的天堂看风景

版权声明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