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千湖之国的芬兰(Finland)位于北极圈附近,故尔白昼漫长,凌晨四点左右即迎来了太阳,而晚上十一点太阳才姗姗离去。由于地处高纬度(北纬60度),夏季日照时间可达20个小时,被称为“太阳不落之都”。

作为首都,赫尔辛基(Helsinki)是芬兰的政治、经济、文化、商业中心。这座城市座落在丘陵起伏的半岛上,濒临波罗的海,两岸是美景如画的海港,周围有几十个岛屿环绕着。 赫尔辛基以古典美与现代文明融为一体的都市面貌展现在人们眼前:既有着欧洲古城的浪漫情调又充满国际大都市的优雅品味。赫尔辛基又是个港口城市,芬兰50%货物进口通过赫尔辛基港,国际大型邮轮也常停靠这风光绮丽的港口。

西贝柳斯公园,为纪念芬兰伟大的作曲家耶安•西贝柳斯而命名。600根钢管组成类似管风琴抽象雕塑,由芬兰女雕塑家艾拉•希尔图宁创作。

和煦的阳光下,乐手陶醉在音乐的旋律中。每年6月的西贝柳斯节,在公园会举办7至10天的各种音乐活动,吸引了来自各地的无数音乐爱好者。

奥林匹克公园,为了纪念1952年7月19日至8月3日在赫尔辛基举办的第十五届奥运会而建造的公园。

为纪念长跑骁将帕沃•鲁米5000米跑三次夺魁,人们以1:1比例塑造了鲁米往昔驰骋田坛的雄姿(鲁米身高1.60M左右)。远处耸立的标杆般的纪念柱是为了芬兰标枪运动项目夺魁成绩而建。

当年7月19日下午一点奥运会正式开幕,“鲁米、鲁米……”,在现场观众的欢呼声中,久违田坛的帕沃•鲁米高擎火炬跑进会场传递圣火。

这位芬兰人民心目中的英雄身后再作贡献——将他的遗体捐献给医学研究。

登上游轮前往芬兰城堡,海上蓝天白云,翩翩海鸥忽上忽下追随着游轮。

占地80公頃的链式防御城堡于250年前建立在赫尔辛基外海上的一串小岛上,城墙坚固,绵延纡回。

坚固的城墙上架设了百门火炮。

高大的花岗石城墙绵延不断,连接着岛屿。

花岗岩城墙各具功能的涵洞、隧道四通八达。

有人专注写生,有人悠闲午茶。

风和日丽,优雅的风帆游弋在波罗的海上。

登高远眺,海天一色,湛蓝的海面上汽艇时而在眼前划过。

一群无忧无虑的青涩少年享受着海风的轻拂。

返回城区,陆上的建筑迎面而来。右边黄色建筑即世界级的高等学府——赫尔辛基大学的四层教学主楼(1832年建),大学于1828年从图尔库迁来。远处高耸的青铜色圆顶建筑为赫尔辛基大教堂。巨大的国际邮轮在海岸泊地抛锚。打开红色的大门,舱内可容纳上百辆汽车。

乌斯别斯基东正大教堂(1662~1686年建)。教堂的十三个金顶与红色砖墙颇有俄罗斯建筑风格,同时也显现俄罗斯在芬兰宗教中的影响。醒目的红色砖墙古朴而凝重,凸现俄罗斯建筑遗风。

赫尔辛基中央火车站,可以自由进出的半圆形拱顶火车站,车站不检票,上车才检查乘客车票。

街道上行驶着有线电车,铺设着久违的有轨电车钢轨,亲和感油然而生。

赫尔辛基大教堂(1852),位于议会广场的大教堂气宇非凡,是一座路德派教堂。每当教堂钟声响起,教堂广场上都会瞬间静谧肃穆,游人与当地居民一同感受这种宗教带来的心灵宁静时刻。

教堂青铜圆顶巍然耸立,恢弘气派,堂前数十层阶梯依次而上,古希腊神殿式白色廊柱排列眼前,颇似英国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可与俄罗斯圣彼得堡伊萨基辅大教堂媲美。广场中心教堂前的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铜像是帝俄时代作品,塑于1894年,以纪念他给予芬兰的充分自治。

离广场不远的南码头,热闹异常,来往游客颇多,是停泊大型国际邮轮的港口。北欧著名的诗丽雅、维京航轮公司旗下的邮轮均在此港泊岸。

码头广场上,露天的自由市场更是热闹,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穿行其中。自由市场出售各种水果鲜花和颇具地域特色的日用品、工艺品,如驯鹿皮制品、芬兰刀等。我化了20欧元买了一把纯手工制作的芬兰小刀留作纪念,是一把驯鹿皮手工缝制的刀鞘,驯鹿角刀柄上刻有“Finland”字母。

看到排列有序的花岗石块嵌满大街路面,在光线下泛着油光,不由得忆起儿时居住地市的那些街巷路面……太有久远的年代感了。

岩石教堂(1969年),一座世界上唯一构建在岩石中的教堂,外貌不扬,毫无惊艳之感。

跨入教堂大门,穿过如隧道般的走廊,在你面前豁然开朗的是一个似宇宙飞碟的内舱般的硕大空间。

圆形的教堂顶部由100根呈放射状的三寸红铜梁柱支撑,透明玻璃镶嵌其中,采光极佳。中央一侧圣坛,简单庄重,后侧则是圣歌乐台,堂内上下二层。这里不仅作为弥撒之用,同时也是音乐会的演奏场所,教堂内的管风琴应是北欧最大的一座。据说由于四壁岩石,演奏音色不凡。这座在整块花岗岩中构建的下沉式新型基督教教堂构思巧妙独特,已成为赫尔辛基市标志性建筑。

教堂门外,一自行车骑游者正按图索骥寻觅下个景点。

我们驱车前往西北230公里处的芬兰第二大城市图尔库(Turku)。图尔库(1229年建)也是个港口城市,曾为首都(1812年迁都至赫尔辛基)的图尔库素有“芬兰文化摇篮”之美誉。

登上诗丽雅 SILJA LINE 国际航班邮轮公司的公主号邮轮,已是傍晚九点了,图尔库港湾渐渐远去。

港湾沿岸停泊着众多私家游艇。

透过茂密的桅杆能见星星点点的灯已亮起。

红霞满天,邮轮穿行在波罗的海的波的尼亚湾。

厚重的夜幕已下垂,诗丽雅麾下的公主号邮轮航行在波罗的海,驶向瑞典斯德哥尔摩。整个夜航需十一个小时。夜深,凉风阵阵袭来,甲板上已少有人影,不胜寒意。

内舱楼梯和艳丽的装饰。走廊里静悄悄,乘客大概都已入睡了。 回舱睡个好觉,明晨起来美美地用个营养丰富、口味多样的欧式早餐很是不赖!(摄影:王天放)

在公主号餐厅早餐

分享此文章